当前位置:首页 名家名作
黑旗
本章来自《黑旗》 作者:9鬼
发表时间:2013-02-15 点击数:2057次 字数:
  2.
  马飞大概是累死在床上了,他和他的神经病女友已在我卧室里折腾好几天,我那张可以当擂台用的发科因大床令他们倾倒。他总是这样,总以为自己所做的一切讨人嫌的事都是理所应当。
  我希望他们明天滚蛋。
  黑暗中,感觉有点儿冷,客厅的窗户没关,外面好像在掉雨点,远处隐隐传来骚动的雷声。靠在沙发里抽了会儿烟,听着雨点落在树叶上的声响,那种声响带着磁性渐渐汇成一片无边无际的潮湿意象,让人感觉有生命在滋滋生长。在这雨夜里,不知有谁还在什么地方奔忙。我想起那年坐火车经过两千公里外一个不知名的小站时,也是在这样的雨夜,当时车厢里很闷,对面一个表情冷傲的美女不知在想什么,那种过于精致的美女总是令人生畏,她们让我觉得自己是一堆秽气冲天的垃圾,我当然没有勇气试图和她相识,因为我不想让她在我面前认为自己是个天鹅什么的,世界就是这样无奈,人们端着各自的尊严擦肩而过,像一潭死水里包容着的无数浮游生物,没有激情,只有无边的欲望和痛苦的思想。我起身关好窗户,借着路灯泛进来的微光找到一个还有点儿存货的瓶子又倒了口酒,然后打开音响,挣扎着用最低音量播放一个后朋专辑,再坐回到沙发里,也不知道自己想耗到什么时候。
  冰冷的歌声是黑夜里飞翔的灵魂。
  眼睛快要睁不开了,还是不想睡,脑海里一些影像混杂着,纠缠不清,最终化做一团迷离的色彩,意识从这里游离歌声的痕迹,跃入幽寂的外层空间,一些遥远的声音仍在徘徊,最终消逝在宇宙之外……有那么一刻,连宇宙也消失了,那时我是死的。
  死亡的感觉空静而又幸福。
  混沌中像是过了千百年,许许多多经历在从记忆里流逝,眼前似有一张模糊的面孔一直象灯笼一样在引路,蓦然间我仿佛来到魔界,天边映着一小块惨淡的绿色幽光,四周景物清晰起来,街巷深不可测,废弃的报纸在若有若无的阴风里舞动,灵气集结处,一只虎赫然从街面上走过,如同一幅工整鲜艳的图腾,精美而肃杀。
  我像个幽灵,出现在一座似是儿时居住过的宅院里,眼前是久已废弃的房屋,房子的门敞开着,像一个洞口,记忆的灵光在脑海里默默搜寻,童年时代的零星往事都已化做碎玻璃片镶钳在院子四周斑驳的墙壁上。
  一片死寂中,我感到虎在逼近,相信它已被我的恐惧召唤着从某个地方登上房顶。一霎时,惊骇地看到它已经站在屋檐上,正左右不定地选择下跳的落点,我慌忙躲进屋里,敏捷地关好门。虎纵身跃下,落在院子里的声音清晰而富有质感,那是牠发出的唯一声响,我赶紧穿过破败的房间,推开窗户跳了出去,没命地狂奔起来,一口气穿过几条漆黑的胡同,在街口搭上一辆不知来自哪里的中巴,车刚走出不远,那只虎便已出现在街口。
  醒来时,发现自己仍委在客厅的沙发里,耳边响着冰凉衰败的音乐,那个专辑已不知循环了多久,那点酒也一口没喝。梦里的中巴仿佛仍载着我在清冷的夜色中漫游,没有终点,也没有方向,真希望那车一直默默行驶下去……
  
  关掉音响,屋里一下子静得出奇,外面雨下得正大,估计已是凌晨四五点钟,想抽根烟,烟盒已经空了,只好从柜子里取出铺盖,脱掉外衣,重新躺回到沙发里。舒适的枕头啊,我总在祈求起床时能有种熟睡的满足。随着一个无比伸展的懒腰,让一股不强不弱的电流尽可能长时间地贯穿于体内,浑身上下所有细胞一阵欢呼雀跃,随后我选好姿势,把脖子后面的被角弄严,惬意地享受着被窝的安逸,冥冥中感觉自己被装进棺材。一阵轰隆隆的雷声使我又恢复了些慵懒的意识,雨越下越大,雨声为我描绘出一幅超然的图景,在遥远的天边,或一座神秘的大山里,有一个堆着干草的山洞,我就倦伏在草堆上,如一片贴在大地上的烂叶,头顶滚着雷电,远处洪水一泻千里,雨水倾注在广袤大地上,上演着自然界最恢宏的音乐,没有人能意识到我的存在,就象我也意识不到其它生命的存在,渐渐地,这世界除了滂沱大雨已空无一物。
  我将沉睡在史前最荒蛮的天地间,睡多久我说了算。
  恍惚间,就象是天外传来的消息,我想起冰箱里还有根三五烟。
  
上一章:黑旗
下一章:黑旗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9鬼
对《黑旗》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