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名家名作
黑旗
本章来自《黑旗》 作者:9鬼
发表时间:2013-02-21 点击数:2172次 字数:
  8.
  街道上仍不时刮起干风,雨却总也下不来。下车后我直接到街对面的小商店取酒,因为酒吧里没白酒了。今晚算不上什么胜利,但喝场酒永远必要。小商店的老板娘在看电视,她站起来为我推荐了几种新牌子,没有想要的,于是又去了较远的一家小卖部,老板是个胡茬发白的单身老头,他对我挺好,也很厚道,经常让我赊帐,给我的价格从来都比别人低。他也很关心酒吧的生意,总要过问一下,我每次去买东西,他都要跟我聊一聊。忽然有一天,他转到酒吧里来找我聊天,那是个下午,酒吧里只有我一个人,他问我有没有毛片,因为他一辈子也没看过那玩意儿,从前也不敢进录像厅。当时我手头也没有,便约他晚上再来。晚上让朋友送来几张光盘,后半夜我等了一阵子,他到底还是没来,其实我可以帮他联系个女孩的,要是他肯提出来的话,他真的很善良,我一点儿也没觉得他打算扔掉晚节有什么不妥。
  那档子事儿,估计他到死也不会再提了,做个老人真是不容易,没人在乎他的心情。
  
  等我提着两瓶白酒回到酒吧时,他们已经把摩托弄进里屋,酒吧莫名其妙地生意很火,座位已经快要坐满,连吧台边的高凳也要坐满了,小乙正帮三小忙活着,气氛很好,刚好与老马里的雷鬼乐相容。老三、大神经和王哥坐在靠墙的一张桌前,小乙已经把茶泡好端上去,阿里巴巴跟两个伙伴领了个女的也站了一张桌,这家伙还挺有雅兴,我过去跟他的两个伙伴碰了碗啤酒算是相识,又跟那女的比划了一口,然后回到王哥这里坐下来拧开白酒,填满四个酒碗,大家又跟阿里巴巴那边碰了一通,老三递过来一根没见过的什么烟,说是以色列的,很稀罕。我抽着烟,看着客人们在绚丽的音乐里热烈交谈,心情好到了极点。几个常来的古惑仔和女友们占了两张桌,角落有张桌坐着两个工人老兄在喝啤酒,另外一张桌坐着些生面孔。王哥过去给吧台上的小乙和三小也倒了两碗酒。老三把那碗酒跟我们碰着喝完就走了,他还要忙着跑车。旁边桌上那些生面孔是些刚走出学校的年轻人,正是意气风发的好时候,看得出正踌躇满志地要实践自己多年的修行,很注意自己的举止,他们在为其中一个较文静的女孩儿过生日,那是他们的温罄时刻,对我来说仿佛昨日重现,曾经的风华正茂,曾经纯真脆弱的友情,强烈的表现欲,还有那颗等待日后用烦恼填满的心……他们玩的是文雅的游戏,在每个人的鼻尖上抹一丁点儿奶油,而不是那种丧心病狂的奶油大战,我和贝贝曾参加过他情况的女友的生日派对,结果我那套唯一体面点儿的西装被奶油涂抹得一团糟,女孩们认真地往我们嘴里送那些她们认为好吃的东西,就象喂小狗那样。那天贝贝为了和人家赌前线迪士高的门票,竟然跟在座的一对小情侣比赛起接吻来,最后贝贝败下阵来,而两个赢家根本没打算停下,他们热吻了不知有多久,那小伙子已经憋得满脸通红,正尽力表现出轻柔和规范,我希望他能冒出个鼻涕泡来,那可就更精彩了,说实话我有点儿嫉妒了,不过在当时那是很正常的心态,还可以原谅。
  我和王哥、大神经商量着冬季酒吧取暖的事,我们不想再象以前那样用火炉取暖,而是准备装土暖气,这活小乙就可以干,他是个焊工,王哥喊他过来商量,此时他正在给古惑仔们上啤酒,古惑仔们酒喝得很快,他们不停地做着各种稀奇古怪的游戏,角落的两个老兄啤酒早已喝完却还一直坐在那里聊着,我喜欢他们,酒吧本来就该是成年人的场所。
  我们正连喝带聊的时候,忽然进来几个陌生人,径直走向吧台,为首的一个右手揣在怀里,向三小询问着什么。王哥回头只看了一眼便认出他就是下午跟刘龙在一起的人,大神经立刻站起来进到里屋把门关上,我知道他打电话搬兵去了。那伙人开始逐个审视吧台上的客人,他们都是些周围农村的生猛少年,做事不计后果,一般情况下都是认准人出手便捅,他们实际上是红石镇真正没人敢惹的人。那个为首的此时似乎认出了王哥,正朝这边走,王哥站起来等着他,他把脸凑到王哥面前问:“你就是大神经吧?”
  “不是,怎么了?”我看王哥正有意操桌上的白酒瓶,千钧一发之际,阿里巴巴冲过来扯住那家伙问道:“咋了?你做啥?”
  那小子显然认识阿里巴巴:“喔呦,阿哥你也在吗?”
  我起身站到吧台边,三小在里面俯了下身,吧台里放着一些铁棍,我在等着他递出来,小乙也在等,其实我非常担心事情发展到那一步,不管以前做过什么,这种场面还是让我紧张,何止紧张,老实告诉你我他妈的怕得要死,阿里巴巴毫不畏惧,因为他曾经比这些人还要凶悍,况且他家族势力很大,地头蛇们不能不考虑这些,我希望他能平息这场战争。此刻阿里巴巴仍抓住那小子的双臂,问他到底想做什么,那小子说:“阿哥你不要管,我就想看一下谁打了我伙伴。”
  这时大神经手里拎了把斧子出现在里屋门口:“这儿呢,我打的,怎么啦?都冲我来。”
  事情快要失控了,三小已经把铁棍递出来,我和小乙还有王哥人手一根,准备开战。我知道大神经什么事都做得出来,他曾经把亲哥砍进医院,此刻他已经处在癫狂状态,虽然不会主动进攻,但我只祈求谁也不要靠近他。这时那小子带的人开始围向大神经,阿里巴巴的两个伙伴见状纷纷站起来劝架,那些陌生的客人再也经受不了紧张的空气,纷纷逃出酒吧,只有那一帮古惑仔仍旧坐在那里注视着事态的发展。
  那凶猛的孩子见拗不过阿里巴巴,便说:“哎呀阿哥你再不要管啊,我今天一定要把这地方砸掉!”
  阿里巴巴突然放开手,沉下脸用极小的声音问他:“你说了个啥?把这地方砸掉?那你试一下呗。”
  他们开始对峙不下,阿里巴巴的伙伴过来打园场:“来,都坐下说,哎呀多大个事情啊?”经他们再三劝说,阿里巴巴和那小子终于坐了下来。大神经来到吧台边,向三小要了瓶啤酒骤着喝。对方其余的人也都让阿里巴巴的伙伴劝着坐了下来,我看出有两个其实早就想坐下。
  过了一会儿中不溜领两个人进来(大神经给他打电话时他正在附近夜市喝酒),王哥对他使了个眼色,他会意地站到吧台那儿装作跟三小聊天。王哥也不想把事情闹大,示意我们也坐下来,先把家伙遮在暗处。对方的人马也在扩充,一时间酒吧里人进人出,敌我分明。二军领了个伙伴也进来了,他跟小乙低估了几句,一起把大神经劝到门外。阿里巴巴后来也把那领头的小子和新来的几个人劝到外面,站在离酒吧很远的地方交谈,他们领来的人随即跟出去,蹲在酒吧门口。我出去看了一下,人已经越聚越多,两方的人马里有许多都互相认识,所有人都装作没事的样子小声交谈着,可谁也掩饰不住内心的紧张。仗是打不起来了,外面又是满天星斗。阿里巴巴跟那些人在远处谈了很久,最后他们终于收兵回去了。
  我着实松了口气,如果阿里巴巴不在,今天定是一场血战,而且弄不好会出人命,真他妈万幸。
  古惑仔们又矜持了一会,也结账走人了,对他们来说能坐到最后就算胜利,我知道一旦动起手来他们没准儿也会起来帮忙,他们走后,我们又喝了一阵儿,后来简直闹翻了天。阿里巴巴喝得兴起,让放舞曲,于是我进吧台里给他们打碟,那套设备是黑子不知从哪个倒闭的夜店借来的,音质不错,我把音量几乎推到顶,一时间屋里群魔乱舞,连那些杯子都被震得直跑。阿里巴巴踩碎了一张桌子,他从地上爬起来,蹬着高凳一下子又窜到吧台上,扶着天花板一顿狂扭,下面那些鬼怪什么舞姿都有,一个比一个滑稽,白热化的场面持续着。
  三小找了个机会对我说:“今天别走了,我再去取瓶小酒,陪我喧一会儿。”
  “你又有钱花了?”我问道。
  “今天下午三个凯踩三个圈,嘻嘻,赢了四十多。”我问他三个凯踩三个圈怎么才赢四十多?他说:“废话,都是哥们儿,你想让我踩多少?”说完就要出去买酒,我看王哥已经喝大,嘴里已开始骂骂咧咧,便对三小说:“等会儿再买吧,别让他喝了。”
  
  也不知闹到几点,临散伙时,阿里巴巴执意付了酒钱,还要赔那张烂桌子,被我们严词拒绝,然后这一票醉鬼全都回家找被窝去了。三小出去买酒的时候,酒吧里就剩我一个人,我关掉一些灯光,只留两盏射灯,把光线弄得恰到好处,换上布鲁斯,安静地抽了会儿烟,我时刻也忘不了为自己伪造些假环境假氛围,以衬托自己心里的角色,似乎我活着就是演戏给自己看。这时那两个工人老兄中的一位又像一股烟一样冒出来,他是来结账的,可爱的老哥,我诚恳地邀他以后常来,尽管我知道他再也不会来了。三小回来刚把酒倒上,有人从梦园歌舞厅打来电话,我听不出是谁,但听他的口气似乎跟我挺熟,他说那边有两个小子要跟他找事儿,问我能不能领几个人过去看看,我扯了个谎说自己不在红石镇,把事情推掉。再也不想跟傻逼一样到处给人家出头,任何时候,只要一想起从前干过的那些蠢事,那种滋味真是生不如死。其实我算老几,很感激他这么看得起我,我还是坐在这里跟三小喝酒比较靠谱,再说我可从来没有跟任何人撂过在红石镇有事找我之类的帮子。事实便是如此,街头有它自己的法则,混得好可能是因为你装鬼装得比别人像,或者你足够聪明并且运气也足够好,但是说一千道一万,如果你不是亡命徒,那就肯定和我一样是个装逼犯,你该做的就是去寻找真正属于自己的生活,而不是继续在这里瞎混,那些苦心经营的名声一钱不值,根本就是假的。
  我和三小一直喝到将近五点,喧得极其投机,期间又扯起体育,更是抑制不住的兴奋,各自神吹着自己当年有多么了不起,我又跟他提起许多年前红石杯决赛上我那个卡尼吉亚式入球,他说他当时就在场边看着呢。我们互相吹捧,举杯豪饮,论当今天下英雄,唯小子与三小尔。
  睡觉时他不停地咬牙,弄得我只好翻来覆去烙大饼,跟男人挤在一个床上根本就睡不好,本以为今晚喝得多,很快就能入睡,可是四周墙壁上无休止地回荡着他那可怕的咬牙声,咯吱吱,咯吱吱,恐怖极了。我坐起来,开始考虑是不是该继续留在这儿,真担心他把我嚼着吃了。傻坐了一会儿,我穿好外衣,在佛晓前逃离了酒吧。
  
上一章:黑旗
下一章:黑旗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9鬼
对《黑旗》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