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名家名作
黑旗
本章来自《黑旗》 作者:9鬼
发表时间:2013-02-26 点击数:3829次 字数:
  10.
  沈琳是在老巢里认识的,她是个离了婚的女人,据说是因为跟人民公仆搞破鞋。有一回她跟一帮同事来酒吧里喝酒,一直使劲儿地瞅我,她们喝了很多啤酒,她手指夹着香烟与人交谈的样子让我着迷,于是我跟她眉来眼去好一阵儿之后她终于端起酒杯走过来坐到吧台边与我搭讪起来,问我在墙上画的东西是什么意思,以及我放的是什么音乐之类,她听说过我一些烂事儿,我见她长相俊美身材也好,便假装很谦虚地向她炫耀了一番,临了要下她的手机号码。几天以后,我等一拔客人走光赶紧关了门,试着拔通她的手机,她说正在打麻将,我问她能不能过来喝一杯,因为我很无聊,正一个人喝闷酒,她卖了个关子,说等打完那锅麻将再看吧,没想到过了一会儿她真来敲门了,我打开门,当场精简了行动步骤,一把将她拽进来,“碰”地关好门,就势按她在墙上开练,干柴烈火的事不用再说。
  
  沈琳来了以后,我和她都显得身心疲惫地拥坐在沙发里,好像谁都不想说什么,反正说出来也都是废话,她给自己点了根烟,吸第一下后,轻轻地舒口气,我让她给我也点一根,她娇嗔地瞪了我一眼,还是照办了,她把烟递给我,把头枕在我肩上,然后我们开始沉默地抽烟,各自心怀鬼胎。过了一会儿,她要站起来去开电视,我把住她的肩膀不让她去,因为我不想听见电视传出的任何声音,从前过日子的时候,前妻只要一把电视打开,我立刻就开始坐立不安,不管躲进哪个房间都觉得那声音大得可怕,简直无处藏身。电视节目就好比用羊粪蛋儿串成的老和尚念珠,转来转去都是那些臭哄哄的玩意儿,香港偶像永远都在横眉瞪眼大吵大嚷地装狠,台湾老爷们儿则一次次地被困在某个纠缠不清的爱情里面集体哭嚎个没完,大陆那帮大腕儿让我说他们什么好呢?他们要么扎个猪尾巴躲在故宫里面过家家,要么把假深沉挂在脸上自以为是地冒充男子气,台词念得一个短句子都恨不得分八次说完,都他妈的电视腔电影腔,要么就是假自然,假的要人命,反正就是不肯好好说话,谁也奈何不了,啊今晚,一台耳目一新的综艺节目强势登场,不过又是一场马戏,下面报告新闻,国内形势一派大好,国外打得乌七八糟,武警战士排成方队,把自己直挺挺往地上摔,这叫生龙活虎……我不骗你,我宁可当众露胯子,也不想让她打开那电视机,那台破电视早该送人的,真不能理解女人怎么可以忍受电视的麻醉。
  “那干什么?”她有气无力地问。
  “赶紧上床吧。”我只想着打炮。
  “我今天没心情。”他妈的,她说得倒是挺温柔。
  又过了一会儿,她偎在我怀里呐呐地说:“其实你不是不想再结婚,只是不想跟我结。”
  果然又开始了,我后悔不该叫她来,她总是提那些烦人的问题,弄得我心情越来越坏,但我还是尽量克制着情绪。
  “你为什么一定要嫁人呢?”我问道。
  “我受不了这种生活,我想有个家,”
  “然后呢?以法律的名义管我一辈子?门儿都没有。”
  “赵云,你有点儿德行成不成呵?”她坐起来看着我,语气倒是挺平静:“我对你那么好,你却去跟那个婊子鬼混,现在人家走了,你又想起我,你把我当什么啦?”
  “可能是我错了吧,我不知道你把男女间那点破事儿看得这么复杂。”我真的一点儿兴致也没有了,彻底没有了。她开始喋喋不休:“我不想再做你的性伙伴,你必须对感情专一,否则你真的会失去我的,你太对不起我了,不光是我,你对女人的态度真的很恶心……”
  我看着眼前这个满口胡言乱语的女人,一时间想不明白自己当初怎么会对她说出那么多的情话,她把那些美好时光看成是她对我的大恩大德,必须马上结束这场要命的争吵了,我对她说:“沈琳,我不欠你命吧?”她越来越让人受不了,女人想从你身上得到的永远不止于安慰,说实话我曾经为她发狂,整天捧着手机可怜巴巴地等她的电话,但那种激情已经不存在了,谁也无须对此负责,那些指责根本就是无理取闹。我想起马飞写在星座夜总会洗手间里那句话:性爱+道德=阴谋。没错,那就是个阴谋,是在诱你下注,赌你整条老命,输赢要看你的皮鞋是否牢靠,你该做的就是去换双结实点儿的皮鞋,然后冲过去瞄准道德的老二狠命一脚,看看接下来能发生什么。
  沈琳摔门走掉前扔下一句话:
  “自己在家打手枪吧。”
  
上一章:黑旗
下一章:黑旗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9鬼
对《黑旗》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