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名家名作
黑旗
本章来自《黑旗》 作者:9鬼
发表时间:2013-02-28 点击数:4860次 字数:
  13.
  在小乙家,我们把他那张大地图铺在地上,用茶杯压住,开始仔细研究路程,计算所需的时间和费用,一切似乎明朗起来,能有一件感兴趣的事做真让人振奋,请假不成问题,小乙的妹夫是个内科医生,可以随便开病假条,马飞则根本用不着请假,他下岗了,从去年他就声称戒毒成功,狗屎吧,我猜他早该拣起来了,这是我最不能容忍他的地方,抽大烟,我永远也不会疯到那一步,不过看他越来越胖的德行,还有那股子泡妞的劲头,倒真像是戒了。
  再就是钱的问题,看来又得进厂偷东西了,工厂眼看就要变成私企,到那时跟经警队一些人的关系将全部报废,从前这些找钱的途径一直摆在那里,却没有用心去做,我他妈的对什么都缺乏热情,干任何事都不专心,这也应该是穷困潦倒的原因,马飞这方面则用不着我们操心,他总能想办法找点儿小光荫,有一次他趁着夜黑风高从厂里的设备上卸下一大块黄铜被经警追赶,经过工厂围墙外的水渠时,他把铜扔进水中,并忙中不乱地用两块石头在岸边做了记号然后逃之夭夭。时值冬日,第二天下午,他摸到渠边,脱光衣服,顶着刺骨的寒风和小雪花愣是下到漂浮着冰渣的渠水里把那块铜给弄了上来,这怂真铁人也。
  除了钱,车最关键,给老三打电话,他说这会儿还在康德县,要到晚上才回来,不过他的车可能到不了明年就得卖了。这时我们又想到阿里巴巴,他也有车啊,况且他还不止一次地告诉我们让我们下次旅行时把他也带上,他经营的饭馆(确切地说是他老婆经营的饭馆)生意很好,手头宽裕,又终日游手好闲。
  “把他喊过来。”小乙气愤地说:“他还欠着我们一顿大餐呢。”原来中秋节那天晚上他们聚众看完球赛后,阿里巴巴不小心把他们兜里的钱赢了个精光。“老他妈用我们的钱请我们吃大餐,还老不兑现。”
  我拔打阿里巴巴的手机,他关机了,他老是关机,据他自己说是因为受不了别人老找他摆事儿。中午去吃面的时候他还不在饭馆,不知这会儿回去没有,拔通他饭馆的电话,是他老婆接的,每次打电话给他,总是他老婆接,似乎他没有接电话的权力,他老婆一听是我,极不情愿地去喊他,过了一会儿,他接上电话,一拍即和,说马上过来。
  马飞这几天便秘,点了根烟,进厕所长蹲去了,他老嚷嚷便秘,甚至在我们吃大餐的时候也喊便秘,嗓门还贼鸡巴大,弄得我们很狼狈,在其它食客面前抬不起头,我们一至认为这家伙有病,他的头被摔过,那是在一次足球比赛中,他扮演守门员,演得还挺像,左扑右挡的。对方有一个愣怂,外号推土机,总是把我们的队员撞得四脚朝天,似乎他除了撞人不会别的。下半时刚开场没多久,推土机便开足马力杀进我们的禁区,把马飞连人带球给撞进球门,可怜的老马飞,他的脑袋重重地砸在硬土地上,幸亏那脑袋不是西瓜,过了好一会儿,他才能勉强继续守门,几分钟后,战事转移到对方禁区前沿,马飞站在自己的门里,目光呆滞地看着远处一大帮人拼命抢球,忽然向伪装成后卫的小乙发问:“咱们在这儿干啥呢?”
  小乙拿眼瞅了他半天,嘣出一句:“咱们在这儿吃席呢。”
  后来马飞会写诗了。
  
  阿里巴巴终于来了,一进门就找厕所。
  “马飞站着呢。”小乙兴灾乐祸地说。
  “操。”阿里巴巴学着东北俚语,蹩着尿坐下来,兴冲冲地脱掉外套,摆出大侃一场的架口,他是个天性活泼的暴力狂,哪里有了他,哪里就会变得热闹起来,饭馆里唱花儿,酒吧里跳迪土高,甚至在包厢里撒尿,跟你交换女伴,总之什么都干,中不溜有回在包厢里喝大了靠在沙发上难受的不行,眼看着阿里巴巴把一泡尿尿进啤酒瓶里放在茶几上又跑别的包厢拼酒去了,过了一会他一个伙伴摇摇晃晃闯进来抓起那个瓶子就喝,把中不溜惊得一下子坐起来瞪着眼睛看着他喝了一大口,那小子喝完还骂了句:“妈的酒怎么热着呢?”中不溜什么也没敢说,说什么都晚了。春天的时候阿里巴巴和他的情况曾经请我们吃生炒,贝贝领了个叫冰儿的小姐,席间阿里巴巴不停地对冰儿挤眉弄眼,因为他跟冰儿燃过,但贝贝并不知情。阿里巴巴趁贝贝离开包间去解手的时候,象个老鼠一样溜到冰儿身边在她怀里一顿乱摸,冰儿边笑边挣扎,这个活宝把大家都给逗乐了,连他情况也跟着笑,估摸着贝贝快回来了,他又一溜烟跑回自己的座位,目光异常兴奋地瞅着冰儿,一幅心满意足的样子。
  阿里巴巴刚一坐定,又忽地站起来去找纸杯,等他找来杯子再次坐下,倒满一杯茶,吹着杯子里的浮沫,准备呷第一口时,可怕的事情就发生了,小乙的老婆领着孩子提前回来了。我猜她一接近这栋楼就开始生气,她平时最恨我们这帮狗友,尤其是马飞。我和阿里巴巴跟她打过招呼便低下头不做声,空气变得紧张起来,只有卫生间里流水哗啦啦地响,小乙还强装镇定地给我填茶呢,其实他都快鸡巴崩溃了,他老婆换了拖鞋,阴着脸把各屋的窗户打开(屋里的烟雾也实在太大),阿里巴巴自作聪明地拉起小乙儿子的小手问这问那,没话找话,小乙儿子才三岁多,淘得就跟他妈孙悟空一样,东攀西爬,嘴里还念念有词:“吃葡萄葡萄葡萄皮儿。”他从我两腿和茶几的缝隙里挤过来挤过去,小乙收起地图,把地上的茶杯全放到茶几上,他儿子差点就把一个杯子碰掉了,我赶紧把那个杯子往里推了推,小孩子真能让我发疯,我老得举着烟闪开两腿让他挤过来挤过去,还要留心茶几上的杯子别让他碰倒,我实话告诉你吧,小孩子就是来埋葬你的人,他们什么也不干,只想埋葬你。我可能是个怪物,跟人不一样,人们把结婚生孩子都看成是天大的喜事,而我实在看不出生个孩子有什么可高兴的,估计很多人都是假装高兴,人的圈子实在有趣儿,你得假装高兴才能混得下去,什么都得假装,否则大家就会跟你过不去,没人尊重你个人的想法,谁让你是个怪物呢。阿里巴巴还谋着要跟我讨论旅行的事,可我连一分钟也坐不下去了,正在想办法脱身,这时小乙老婆开始整理衣架鞋架,没好气地说了句:“你们以后进来先换上拖鞋行不行?”小乙显出不高兴的样子顶了一句:“是我没让换,地脏了我擦。”
  “你放屁吧,”她老婆偏不给他面子:“你擦?你什么时候擦过?”接着陈芝麻烂谷子地唠叨起来。
  这时卫生间里传出一声冗长而粗野的呐喊——马飞这怂拉出来了。
  我和阿里巴巴夺门而逃。
  
上一章:黑旗
下一章:黑旗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9鬼
对《黑旗》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