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第七章 没有你的日子里
本章来自《失落的白桦林》 作者:远遁
发表时间:2020-09-02 点击数:72次 字数:

边成上大学了。

边成如愿以偿地考上了黑龙江大学的俄语系。

在大学学俄语同在中学学俄语是不一样的。中学时期科目太多,能拨给俄语的时间非常有限,六年时间总共也就学了二千左右的单词。可是一上大学就不一样了。同班同学有不少是零基础学俄语的,他们需要从认字母学起。这样一来,像边成这样的俄语生就十分有优势:语法已基本学玩,又有二千单词做底子,每天只需扩大词汇量就可以了。所以,在大学刚过两年,边成的词汇量就已逼近一万了。

大学生活还有一点与中学时期有很大差距,那就是社团和协会非常多。入学不久,边成就加入了俄语协会。到了大二,他就已经担任协会的副会长了。他们有时组织学习俄罗斯历史,有时排演俄文芭蕾舞剧,有时组织俄语竞赛。四年时间,边成就在紧张的学习与丰富多彩的课余活动中愉快地度过了。

生活的哲学告诉我们,既然白日与黑夜交替,那么在愉快的背后就会伴随着忧思。要说起边成的忧思,既不是眼下的学业,也不是毕业后的去向,而是他失去了麻花的消息。

那年高考麻花只考了288分,勉强能上一所专科院校。麻花心气很高,她不想上专科,于是在志愿填报表上胡乱填了一堆名校,结果当然可想而知了。

边成离家上学的时候,麻花还没有决定是否补习,然后来年再考。她只是告诉边成,有确切的决定后会打电话告诉他。边成入学后,一直没有等到麻花承诺的这个电话。大一快要结束时,他听母亲说,麻花的母亲改嫁了,嫁到了黑河。至于麻花到黑河后是否补习准备来年再次高考,就没有人知道了。边成给麻花打过电话,可是原来的号码已经被换掉了。至此,两个人彻底失去了联系。

边成不明白麻花为什么不给他来电话。两个人是从小玩到大的,一起经历过童年时的天真无邪、少年时的两小无猜、青春时的金色的忧虑、高中三年魔鬼般的疯狂训练。本来依照麻花平时的学习成绩,她高考的成绩未必会比边成差,可是,突如其来的一场变故——父亲的病逝——将这个小女孩从天上摔到了地上,摔得她体无完肤。“或许,她是出于自卑心理才不同我联系?”边成常常这样想。

每逢寒暑假回家探亲,边成都要到娜佳奶奶家去探望她。两个人的话题自然离不开麻花。老苏联也总是报怨麻花,说她把自己忘了,自从搬走以后一个电话也没给她打过。为了安慰老苏联,边成在替麻花担忧的同时,还得找些借口安慰老太太,说麻花母女的生活可能是发生了意外的变故。老苏联身边没有孩子,一想起久未谋面的麻花,心里就有些不是滋味。她加工了一些桦树皮,教边成制作树皮画,内容是一个小姑娘提着小篮子,在夏日的白桦林中拣拾马粪包。小姑娘能有十三、四岁,梳着两个四、五寸长的小辫,红格衫子,蓝布裤,扣带鞋。虽然画上没有小姑娘的正脸,可是一看背面,边成就知道,主人公的模特就是麻花。麻花被娜佳和边成定格在了静静的白桦林中。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远遁
对《第七章 没有你的日子里》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