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盘扣一生 1/10/10
本章来自《盘扣一生》 作者:新凡人
发表时间:2020-11-20 点击数:76次 字数:

 

 

1/10/10

 

 

那年腊八节特别的冷,杨师傅终于对徒弟们说准备在年前叫大师兄出师,并且要杨师母到大慈寺王神仙那里求个吉日回来就办。因为,自打杨师母把方娃子领回华兴旗袍店后,杨师傅和杨师母就觉得时来运转了,先是杨师傅说店里的徒弟些要比原来好管了,那是徒弟们都把方娃子当成听话和守规矩的标杆,一个个开始埋头学手艺了,杨师傅很开心。接着就是日本人投降了,战乱结束,店里的生意也越来越来红火,日子过得要比以前舒心的多。再有就是女儿也长大了,越来越顺着杨师母的心意,就拿继业的这个事情来说吧,每次说起继业啥子的,女儿虽说表面上不言语,但她当娘的一眼就能看出女儿的心思是愿意的。为此,杨师母觉得除了王神仙看得准,还有就是人家肖老板成全了自己,人家要不忍痛割爱,把这么好一个徒儿白白拱手让给他们老两口,根本就没有这么一回事情,所以一直心存感激,这一点杨师傅也在心里认同。

每年的腊月里,杨师母都要带方娃子到肖老板那里去看看,为的就是要上门感谢肖老板一番,要不然杨师母过年都觉得心里不踏实和过意不去。这天上午,杨师母领着方娃子在王神仙那里求了吉日,又领着方娃子到了肖老板的火纸铺,肖老板见方娃子长高了一头很高兴,当听说方娃子还学会说外国话,做成一笔美国大兵的生意,高兴得直对杨师母说:“杨师母,你看我没有说错吧?是不是这娃会有出息的……”肖老板这么一说,杨师母笑得更是合不拢嘴,心里高兴一个劲地感激肖老板,说肖老板就是他们华兴旗袍店的贵人,腊月二十三过小年给大娃子办出师酒,请肖老板务必赏个脸要过去。肖老板爱怜地抚摸着方娃子的头,先是谢过了杨师母,之后说:“这一次我就不过去了,等过几年我们方娃子真出息了,学好了本事出师的时候,老朽一定会不请自来,我还会给杨师傅和杨师母过个大礼才对,我要看到我们方娃子更有出息、更有本事的那一天……”方娃子赶紧懂事地给肖老板鞠躬行礼,又说了一番自勉谦卑和感激肖老板的话,并跟肖老板保证说:“我会好好跟师傅学手艺的,绝不会辜负您的一片苦心和期望,我要不把师傅教的手艺学好了,以后咋个有本事来孝敬师傅师娘和您老呢?”方娃子说这话,肖老板和杨师母听了很感动,不管将来方娃子兑不兑现,有这份心思都是暖心的。

 

大师兄出师的时候好风光啊!杨师傅和杨师母在华兴正街春来园摆了酒桌,请了光华成衣店的杨老板和美丽西装店的韩老板,还有华美、洋琪绸缎庄的叶老板和向老板等有头有脸的大老板们。大师兄给杨师傅和杨师母磕头谢师,谢师傅和师母这么些年来的苦心栽培和扶持,大师兄还给李师傅和赵师傅他们磕头敬酒,谢谢两位师傅在手艺上的传承和教诲。最后,大师兄也给前来给杨师傅贺礼的各位大老板鞠躬行礼,谢谢他们的关照与抬爱……

那天杨师傅特别高兴,多喝了几杯,他跟方娃子和其他徒弟们说:“你们大师兄今天出师了,师傅心里真是高兴啦,再过几年等你们一个个也都出师了,师傅我就该清闲享福了。到那个时候,我把我这个铺子都给我女婿……继业呢,你说是不是?”师兄弟些一个个都惊讶地看着方娃子,臊的方娃子恨不得钻到桌子底下去。大师姐杨继美却虎着一张脸,看着一个个睁大眼睛的师兄弟们说:“看啥子看,有啥子大惊小怪的,再看我就拿大铜尺打你们啊!”

师兄弟些都喝了酒,酒壮怂人胆,一个个嬉皮笑脸地说:“大小姐你打我们啊,被你打了我们也好做女婿啊!”这话羞臊得大师姐一脸通红,说:“你们一个个想得美!做女婿?你们做梦去吧……”

大师兄出师后,果真没有像二师兄那样回他老家金堂赵镇去自立门户,而是按他原来说的那样继续留在了杨师傅身边,留在了华兴旗袍店里。其实,杨师傅也跟大师兄说过,要他最好还是像二师兄那样,回老家金堂赵镇自立个门户最好。杨师傅还说会支助他一台缝纫机和一些钱,可是大师兄硬是说这辈子就是不想再回下乡了,就要在城里讨生活,给师傅帮工干活路。当然,按大师兄的资格,自然还轮不上做店里的挂帮师傅,按辈分来说他还是个徒弟,只不过是一个已经出了师的大徒弟而已。但变化还是有的,从那以后周师傅每月都给大师兄的工钱,大师兄也因此更在师兄们面前趾高气扬,甚至在私下里还跟师兄些说:“现在店铺里说话师傅第一,没有二和三了。” 师兄些都不是傻子,他那意思和神态不言而喻,显而易见。方娃子汲取了上次传话的教训,对这些不闻不问,也不和任何人私下去谈论,更说不上要去巴结大师兄。他就晓得做自己每天该做的事情,遇上杨师傅高兴了,跟他说几句手艺上的事情,或者是点拨他要注意的那些技巧,他就会在心里高兴好几天,甚至夜不能寐。

 

其实,方娃子跟杨师傅学的大多还是意识上的口传心授,真正要他上手去碰那些料子不菲的旗袍成衣,或者是半成品的机会还是很少。因为,杨师傅心里跟明镜一样的亮堂,就算是方娃子再聪慧,毕竟年岁还小,在他学手艺的事情上是来不得半点捷径,学艺的路径必须要他一步一步地走完,少那一步这娃儿将来都难成气候。方娃子心里也盼望着杨师傅能早一天让他慢慢上手,但杨师傅总是跟他说你还早得很,你现在就是要多看、多想、多琢磨,等你能上手的那一天一点都不耽误。杨师傅还对他说:“你晓得不晓得师傅为啥子自立门户十好多年后才收徒的哇?”方娃子摇头说:“不晓得,但师傅肯定是有原因的。”杨师傅点头说:“你娃真还是聪敏,晓得师傅是有原因的,那就是师傅在好多事情上自己都还没有想明白的时候,是不敢收徒当师傅的,不然要误人子弟。”所以,方娃子也谨记杨师傅的教诲,多看、多想、多琢磨,更多的时候就是跟在别的师兄后面打打杂,听杨师傅和师兄些的差使。但方娃子在跟杨师母学做盘扣上,却是另有一番天地,他好学、聪颖、手巧,再难再复杂的盘扣杨师母一教他就会,而且还能融会贯通,举一反三,自己用心去琢磨。为此,杨师母觉得教他轻松、惬意又舒心,恨不能倾囊倒箧,倾尽其所有。现在方娃子不仅学会了杨师母教会他的所有盘扣式样,还能发挥想象,按照自己心里所想的样式,或者是客人跟他说的那些要求,去试着做那些从来都没有过的新型式样的盘扣,而且做出来的盘扣总会给人带来惊喜,赢得杨师母和客人们的赞许。

看到方娃子这么心灵手巧和专心致志,杨师母暗自欣喜,几次跟老头子说起这事,杨师傅只是说:“这个你就高兴啊,这娃要成器还早着呢!”为此,杨师母责怪老头子拧筋。这事大师姐也看在眼里,心灵活泛地给她娘出主意,说:“继业做的那些盘扣确实好看又精致,叫我看真能给我们旗袍店的旗袍景上添花,说不准还就是可以起到画龙点睛的作用呢!娘为何不能在店堂柜台角不显眼的地方,放上一些他做的新式样的盘扣试试呢?”杨师母马上明白女儿的意思,隔天就悄悄在客人选料子的玻璃柜台下面,放上几只方娃子做的新式样的盘扣。结果几天来都有女客人在选料子的犹豫之间,碰巧看到方娃子做的那些新式样的盘扣,尤其是他用缠丝和镂花手法做的蝶恋花盘扣,叫女客人眼前一亮。周师母看见了走上去,帮着还在犹豫中的女客人把料子披挂在身上,再把女客人看中的那只蝶恋花盘扣在料子上一比对,女客人马上眉开眼笑,对自己的眼力心悦诚服。

这个事情马上就在华兴旗袍店里成了话题,师兄些一个个看方娃子的眼神都变了,私下里都开始讨好方娃子,要方娃子尽量赶工给他们派的活路做盘扣,这样就会更讨得他们自己客人的欢喜和满意,在师傅面前也长脸。时间一长,原来摆放在玻璃柜台里那些精致好看的盘扣,竟然成了店里的另一副招牌,其中最精致好看的蝶恋花、双蝶起舞和并蒂莲等几款新式样的缠丝镂花盘扣女客人都喜欢,好多客人还是莫名而来,使原本生意就好的旗袍店更上一层楼。这些杨师傅都看在眼里,但依旧做出一副视而不见的样子,只是私底下跟杨师母悄悄说:“这娃儿以后了不得……”

对此,只是大师兄不以为然,甚至对方娃子嗤之以鼻,私底下在师兄些中说方娃子这是投机取巧,曲意奉迎,正经本事不好好学,净弄些假门假事,其实就是些旁门左道的事情。最叫方娃子心里讨厌的是大师兄还说:“方娃子不好好跟师傅学,尽跟师娘学有啥子出息。”在世俗言谈中,最忌讳的就是说哪个是“师娘教的”,这等于就是在骂人。方娃子暗自生气,又不好为这些事情去跟大师兄理论,更不敢去跟师傅和师娘说,生怕师傅师娘晓得了还说他搬弄是非呢。当然,抛开世俗之见不说,其实方娃子心里挺愿意跟师娘学做盘扣,因为他认为做盘扣也是一门手艺,而且是制作旗袍成衣中缺一不可的一部分,即便是自己今后学会做旗袍成衣,也少不了盘扣这一工序,少了就是学艺不精,不成体统和半挑子货色。他想大师兄也是个精明之人,这个道理不要说是他了,整个师兄些都是心知肚明,但为啥子大师兄要这么跟自己过不去呢?更何况自己以前多少还帮过他大师兄,难道是自己在哪里得罪了大师兄,方娃子百思不得其解。

 

又到第二年的夏天,三师兄出师。三师兄出事后也按照杨师傅的点拨,回到他老家广汉,在县城里开设了一家自己的旗袍店。两个月后三师兄到成都来进料子,正好碰上二师兄也到成都来进料子,两人办完事情来店里看杨师傅和杨师母。晚上陪杨师傅喝酒的时候,两人都跟杨师傅和杨师母汇报说,他们在各自的老家县城自立门面,生意都还不错,这些也全都仰仗师傅师娘的教诲。他们还劝说大师兄也回老家去自立个门户,那样不仅可以解决自己的生计,也可以更好的帮衬家里人。可是,大师兄就是不肯,还说二师兄和三师兄两个人一出师就离开师傅,就图自己开店赚钱帮衬家里人,忘了师傅也要帮衬的。三人说的脸红筋涨,互不相让,杨师傅也不言语,拉着杨师母爬楼梯上楼去睡了。

第二天,二师兄和三师兄一走,大师兄就一直黑起个脸,冲着那个都不安逸。过了一段时间方娃子才听其他师兄些说,说大师兄有些后悔当初出师的时候没有出去自立门面,而是留在了店里。二师兄和三师兄不晓得这些,在酒桌上说的话正好说戳在大师兄的心窝子上,大师兄很不开心,但又抹不开面子还嘴硬,其实心里后悔死了。这个事情杨师傅后来也多多少少耳闻一些,最终体谅大师兄的苦衷,给大师兄增加了工钱。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新凡人
对《盘扣一生 1/10/10》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