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情窦初开(六)
本章来自《无释无非》 作者:羽佳一鸣
发表时间:2021-10-22 点击数:155次 字数:

新学校在镇子边上,从校门口步行到最繁华的十字街大约十几分钟。如果谁认为这样买个文具和零食会方便些那就错了,因为十字街只有一家供销社两家小商店,沿路连个卖小食品的都没有。学校的西、北两侧全是庄稼地,南面隔条马路还是庄稼地,东面依次是空地、农机站、饲料厂、镇政府、煤炭铺、排水渠、西街口……最近的吃食就是镇政府对面食品站,里面只有一家肉店和小双家馍铺子。

进大门是条碎石子铺成三米多宽的路,直达正北方将近五百米一栋四层高的新楼。楼正面墙和通道都是白色,门、窗框都是铁红色的,其他三面墙、楼前的台阶、走道,以及二三十米宽地面都是水泥抹的。进门右手靠路边的两间小平房是传达室,左手距离路边一百多米七间起脊房是饭堂,再往前左边是自行车棚,右边是长方形跑道围着两个操场。

小兴他们七八个同路,把车子放到车棚往北走。西院墙最北端靠教学楼墙上贴着几张通告,写的是分班和住宿信息。小兴他们不住校,关心的只是被分到几班,班主任是谁。治国拍了拍大志的肩膀,低声说:“看着没?你分到快班儿了,以后不能一路儿回家了。”大志顺着治国的手指方向看,脸瞬间拉长了。放假前他们就打听过了,初一初二都有快班。所谓快班就是比其他平行班进度快,用一年的时间学完两年的课程,有机会提前参加中考。也就是说初二这年结束就能参加中考,没考上的能再复习一年,跟平行班同时毕业。当然,为了有更大把握应付中考他们需要大量做题,作业量很大。

秀娟发现大志的变化,用胳膊肘碰他一下说:“你咋啦?不想儿去快班儿?嫑犯傻了!多好哩机会啊?看咱怎些人才挑你一个。”

“我不想儿去。”大志转过身往人群外面挤,冷不丁又转身看着秀娟,“要不咱俩换换?反正你分儿比我高。”

“那咋中?他们才不会让你想儿咋就咋!”小兴从始至终希望大志可以上快班,早学会了可以帮他忙。就在刚刚,他还发现杨文军、袁小玲、邱智新又跟他分到一起,这下不孤单了。

“咋不中啊?她爸是校长咧,还做不了这点儿主?”大志嘴上这么说心里却不免开始担心,无奈的眼神也落在秀娟脸上。按成大柱以往的作风肯定会公事公办,而且这个制度八成也是他认可的,从哪方面也不该刚开学就跟制度对着干。

“要不——你先去找找袁老师?”秀娟也没主意了。

“中。”大志点点头,转身往教学楼走。

秀娟也在后面跟着,想知道什么结果。其他人相互对视几眼,各自去找自己的班级。因为今天第一天开学,就算不讲课还有很多事情:缴费、领课本、排座位、选班干部、包书皮、兑换饭票……

袁老师是二(6)班班主任,办公室在二楼西楼梯的西隔壁,再往西紧挨着是二(6)班教室。大志不认识他,问了好几个人才找到那间办公室,进门又问谁是袁老师。他正在和两个老师商量着什么事情,看到大志找他就摆手说:“哎,同学,我是袁可,你有啥事儿?”

“袁老师,你好。”大志恭恭敬敬的说,“我叫成大志,我不想儿去快班儿,能给我调到别哩班儿不?”

“不能,哪个学生到哪个班儿是学校统一安排哩,不是谁想儿咋换咋换。”袁老师断然拒绝了。

“你为啥不想儿去快班儿?”旁边的一个女老师温和地看着成大志。

“快班儿哩课忒快,我怕跟不上。”成大志把目光停在女老师脸上,希望她能说两句好话让袁老师答应。

“你上过快班儿哩课没?”袁老师问。

“没。”大志的目光又移过去。

“那咋知道儿跟不上?”袁老师接话非常快。

“我不知道儿快班儿哩课到底多快,我知道我一定跟不上,我哩分儿还没秀娟高,进快班儿肯定——”大志说着转身指秀娟,却发现她没在身后,只好再次看向袁老师,“老师,你帮我换换呗。”

“哪个学生到哪个班儿是学校统一安排哩,不能随便调换。”袁老师又回到最初的态度。

“先去班上吧,过一阵儿要是真跟不上,老师自然会考虑咋办。”女老师冲他笑了笑。

“等真跟不上了,我怕哪个班儿都不想儿要我了。老师,给我换换呗。”大志再次恳求。

“你让我去哪找位置?说不行就不行,先去班上吧。”袁老师的脸沉下来。

“哎,你是不是成家村儿里?去楼上找校长吧,恁一个村儿里好说话儿。”另一个桌子跟前的女老师说。袁老师和那个女老师都撇她一眼,大概是嫌她挑事。

大志却不那么想,既然班主任帮不了找校长也不是没道理,只好耷拉着脑袋出教办室。秀娟在楼梯口等着,两人一合计顺楼梯上到四楼,又是连问带找。成大柱在教务处跟几个老师说事情,看到他怯怯的站在门口就冲他摆手。他进去没等发问,就把想调班的理由以及跟秀娟调换全说了,特别强调他比她分数低。果不其然,成大柱说了一堆大道理,最后仍旧让他回二(6)班先上课。

中午回家的路上人更多,包括以前在另一个学校的小磊、小祥、海燕、胖妞,包括同村初一的国营、修建,包括刘村的刘志英五六个,想不热闹都难。大家知道他没换成位置,都劝他适应。他只是低着头骑车子,虽然不情愿却也没办法。而大伙早已经习惯他默不作声的样子,除了秀娟闷闷不乐,其他人都兴致勃勃地讲着新同学、新老师。

二(4)班下午的第一节课是排座位、选班组长,小兴发觉自己又长高了,居然排到倒数第二排。同桌是新认识的蒋芸,她属于不拘言笑型的女孩儿,说话严肃而简洁。身后是老同学袁小玲,那双大长腿,从坐下到摆好课本的几分钟里,已经通过凳子下面碰过五次他的脚跟。杨文军在第一排角落,站队的时候专门跑到他跟前,说只要他能不计前嫌,愿意给他拿家里的任何大本书,包括暑假新买的古龙《七种武器》系列。他自然没问题,多个朋友多条路,老师也说几次让大家和睦相处。邱智新还在第三排,从他每次看袁小玲的眼神就知道以后下课准往后面跑,肯定还要她家的馍。

正选小组长的时候,大志从窗口走过,好像跟着二(2)班白老师。小兴立刻想到准是把大志调到二(2)班,心里不自觉的泛起一丝丝失落感,同时还带着些许欣慰——刘志英也在二(2)班,如果他们俩熟悉了她就不会再来缠他,那他就能心无旁骛的喜欢丽霞。就在他脑子溜号的时候,蒋芸选作六组组长。这肯定是个坏消息,因为她那一脸严肃明显的就是六亲不认,将来课堂上要开个小差必定被她检举。

下课铃一响,小兴立马奔出教室,半分钟不到就站在二(2)班教室后门。大志在第三排中间坐着,旁边是小兴的小学同学刘树芳。白老师下讲台出去了,他快步走过去隔着刘树芳拍拍大志的肩膀说:“哎,真给你调了?”

大志转身点点头,站起来看看门外边,意思是出去说。小兴又拍一下刘树芳,“刘树芳,给你介绍一下,他——”

“用得着你介绍啊?咱都一块儿走过八百回了!”刘树芳幽幽地说,接着一指二排靠窗位置,“志英搁诶那儿咧。哎,这个疯妞不知道又跑哪儿玩儿了。”第二排靠窗两个位置都是空的,不在正好,反正他也没话想说。大志似乎没听两人说话,从刘树芳身后走出来直接往外走。

看大志从前门出去站到走廊,小兴冲刘树芳一笑也跟出去。大志靠在前门东边第一个窗子外面,看着东南方空旷的操场。小兴站在斜对面,对着窗子,先是笑了笑才压低声音问:“恁俩换了?她肯定可高兴。”

“不知道儿,白老师也没说谁过去了。”大志知道小兴指的是秀娟,他也确实没问。上节课二(6)班也在排座位、选班组长,白老师过去跟袁老师嘀咕几句,就把他领到二(2)班了。老实说,他也不关心谁会顶替他进二(6)班。

“啥?你不知道儿?你咋能不知道儿咧?你不知道儿她多想儿上快班儿?”他忽然觉得大志冷漠了,与以前那个满腔热忱、急公好义的成大志反差很大。

“知道儿又能咋?我又做不了主。”大志平淡的说,看着操场的目光根本没挪地方。

“我知道儿你做不了主,你就不能关心关心?你真傻啊?你看不出来她——”小兴气得想直接告诉大志秀娟喜欢他,他最不该对她冷漠。可又答应过她不跟任何人说,只好改口,“都一个村儿里,打小儿玩儿到大,关心关心她不多吧?”

“有你关心不就中了?我哩成绩下滑了,得抓紧赶。”大志还看着前面,就像在跟空气说话。

“你——你咋——唉!”小兴不知道该怎么说,好像劝他也没用,只好转身回教室。转身的刹那,透过窗子距离五六米远与一对深幽的眼神相撞。是个女孩儿,在第二排的最北边靠墙的坐着,四目相对后立即转身看黑板。不知道她刚才看他还是看大志,又或是在通过窗子看远处的天空。但他能看出来那双眼在仓惶躲避前是何其清澈明亮,从她闪躲的表情里他还看到一种类似倾慕的东西,和他那天看晚霞中的丽霞一样。他不由得心里一动,如果不是他心里已经有了丽霞,绝对要向大志打听她的名字。

小兴离开后大志又在原地站了一会儿,漫无目的看着不远处的操场,铃声响了,才回到座位等上课。语文老师张老师是个高个子,进班级先自我介绍,然后让大家预习第一课《一件小事》。有同学开始默读课文,她并没有离开,而是顺着过道来回走,有时候停下来提醒身边的人怎样提高预习质量,应该注意什么。大志始终低头按自己的方法预习,从课后习题和练习册往前推,阅读后勾画生动句子和词汇,总结出段意和中心思想。

放学的时候还是大家一起走,十几个人边骑车边说笑,似乎每个班都有趣事发生。小兴看大志一直低头骑车,故意拿他和刘树芳开玩笑逗他,治国和修建也跟着起哄。结果他跟没听见似的,依旧在人群最边上默不作声。反倒是引起刘志英忿忿不平,逐个批评他们欺负老实人。

第二天早上,他们照例去喊秀娟一起上学。秀娟母亲说她身子不舒服,待会儿拿了药再去学校,让他们不用再等她。上大堤后,国营说昨晚吃过饭隐约听到她哭泣。于是有人猜测她肯定疼的厉害,也有人认为是她妈打她了,都在为她担心。小兴隐约觉得跟她没去成六班有关系,或许真是大志没有在老师跟前帮她说好话。但他没跟任何人说,一来他也不确定,二来他不希望给大志造成压力。

早读课上到一半的时候,小兴隔着窗子看到秀娟跟着她父亲一起进学校,放好车子快步进教学楼。他注意到她的脸阴沉着,比她父亲的表情还严肃几分。当他回过神再看英语课本,发现手边多了张小纸条,写着:上课开小差!警告一次,下次报告老师。不用问就知道是蒋芸写的,那横平竖直的笔迹跟她的人一样中规中矩。

下课铃余音还没散尽,小兴已经溜出了教室后门。跑到二(6)班门口时正赶上他们下课,就靠着过道半截墙仔细往里看,等大股人出去又把脑袋探进去,确定秀娟没在。往回走路过二(5)班,不经意地往里面扫一眼,却看到她在第四排的中间位置,她旁边站起来往出走的是邱智新同村袁盛。他刚想等袁盛出来打听她上课有没有不舒服,五班班主任贾老师从楼梯下来进教室,袁盛也就没出来。他只好先回教室,刚进门铃声响了,赶紧回座位准备几何书。几何老师是二班班主任白老师,三十多岁身材魁梧,紫巍巍的国字脸布满暗疮和粉刺坑,大眼睛、大嗓门显得十分威严。所以大家都很谨慎,在白老师进教室前就准备好课本、文具、演算纸。

认真学习的过程总过得很快,转眼一堂课结束了。小兴几乎又是第一个出教室的,但他的运气似乎不好,五班班主任贾老师还在教室里,课讲完了还在说别的事。他犹豫好一会儿决定回去,只能等放学的路上再问秀娟怎么样,因为他瞄见黑板旁边课程表下节课是成大柱的物理,他和绝大多数同学一样怕见校长。

中午放学后,大家又聚集在车棚门口。秀娟却迟迟没有出教室,小兴不好意思过去问,示意海燕催她。就在海燕不乐意地扎好车子转身时,她下楼了,后面跟着成大柱,手里拿着饭盒。大家明白了,她要在食堂吃饭,相继骑上车驶向大门口。

傍晚,夕阳透过薄薄的云层把光芒洒在公路上。和煦的微风温柔地吹着,风里裹着淡淡的青稻香。一波波自行车流在大十字路口分散行驶,向南走的只有小兴他们十几辆车。小兴早注意到秀娟一直在最后面,就故意滑行放慢速度,跟她几乎擦肩的时候开始蹬车子。又看前面没人看他们,才压低声音问她:“你夜个诶黑(昨天晚上)咋啦?”

“跟你没关系。”她的声音也很低,也没有看他。

“恁妈说你不得劲儿咧?真哩假哩啊?”他悄悄瞄向她的脸,却什么也看不出来,因为她微低着头,看不出什么表情。

“跟你没关系。”她还是这句话。

“到底咋啦?说说呗,你不知道儿,夜清儿(昨天早上)听说你身体不舒服,我——大志可担心你了。”他认为有必要撒个谎。

“谁稀罕他担心?不是他我还不会挨打咧!”她幽怨的撇了他一眼。

“为啥?”尽管早上有人猜到她挨打,他还是有些意外。

“他老说我想儿给他换班,俺爸以为我戳哄他哩。”她语气里带出些许不忿。

“凭啥啊?恁爸咋?不讲理咧?咋不问清事实就打人咧?你咋不说他自愿哩?忒不讲理了,咋当哩校长?”他猛然想起大志每次挨打和罚跪,觉得大人们都不讲理。

“俺妈打哩,往后不让我跟恁一路儿了。”她的鼻子有点齉。

“她咋?不讲理咧?”他知道她为这事挨打挺冤,也知道她愿意跟他们一起上下学,尤其是大志。埋怨着瞄一眼前面三四十米的大志,就凑近点声音压得更低,“要么——让他去给恁妈说说中不中?”

她立刻摇摇头,“不中!他一去,俺妈就知道儿我给恁学嘴了,肯定还怪我。”

“那咋弄啊?”他没主意了。

“我也不知道儿。”她仍然低着头,停了半分多钟又说,“你前头走吧,我搁诶后边儿。”等他应一声用力蹬车子了,她又补充,“嫑给旁人说啊,给谁也嫑说。”

他又应了一声,快速赶上前面的人。一路上听着大家有说有笑,心里却憋得很不舒服。回去跟大志一起写作业,几次都想告诉大志,想让大志多多少少对她表示一下关心。但最终还是忍住了,毕竟答应过她,得说话算数。

晚上上床前他又拉开抽屉取出一颗糖,含在嘴里靠着床头发会儿呆。忽然觉得人长大都会变,都会有不愿意跟别人分享的事情。拿大志说,自从上初中话就变少了,有时候明明闲着,却宁愿坐在那里发呆也不跟大家玩。是比以前稳重些,却明显的心事重重。而他自己也这样,答应秀娟不说的就算是别人的隐私,可丽霞的事呢?他肯定是主动隐藏起来的部分,不仅不希望大庆、大平发现,也不希望任何人知道她住进他心里,甚至是她本人。

早晨上学的时候,大志和国营还打算叫秀娟一起,被小兴挡住,告诉他们她母亲可能不喜欢这些人找她。大志起初认为不太合适,因为去年他答应过她每天叫她,但当着他们没有坚持,想回头私下问她。两天后的周末下午,他骑车经过她家后门时无意中听见她母亲跟人说闲话,隐约提到“福川年轻时候跟咱村上……”,他意识到真的不适合再跟她一路上下学。在那天之前他对她母亲还是挺尊重的,像对村上少数有内涵的长辈,没想到也在人背后说长道短。

从那天起他们真没有再叫过她,即使放假的时候也很少在一起聊天。而她似乎也刻意躲避他们,有时刚好碰见也只是打声招呼;或者各走各的,或者远远地跟在他们后面。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羽佳一鸣
对《情窦初开(六)》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