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武!苏武!》--陈花花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20-11-24   共 0 篇   访问量:261
苏武!苏武!
发布日期:2020-11-24 字数:1673字 阅读:261次

  一弯下弦月挂上树梢,几缕清冷的月光洒在妻子被泪水浸湿的衣袂上,我呆呆地坐在窗前,想起昨天还与妻子约定共游宫阙,可明天却要分别。任凭泪水模糊了双眼,那道不尽的珍重,发不尽的誓言,嫣婉良时却不及说一声再见。妻子啊,我这个中郎将是皇上提拔,我们苏氏是顶天立地的汉子,是知恩图报的善人,是为国献身的忠臣,原谅我不能陪伴你,奉皇恩奔赴西域,这首《留别妻》作为我们的相逢的誓言—

  结发为夫妻,恩爱两不疑。欢娱在今夕,嫣婉及良时。征夫怀远路,起视夜何其。参辰皆已没,去去从此辞。行役在战场,相见未有期。握手一长欢,泪为生别滋。努力爱春华,莫忘欢乐时。生当来复归,死当长相思。

  西域大漠下起了大雪,我踏着车驾留下的辙印,终于走进了且鞮侯单于的大帐。可单于用他恶狠的目光对待我,用他冰凉的锁链代替本应款待我的礼节。匈奴,你竟用这种方式凌辱我大汉!且鞮侯,我要控诉你,投降于你的叛臣逆子虞常和副使张胜的勾结谋反,与我苏武、常惠何干?你听外面悲鸣的大雁,你看那漠北飘零的野草,它们在为我喊冤,它们要告诉你真相!

  冰冷的大窖里,落下片片仿佛冤屈的泪水凝结的雪花,我穿着毡衣坐在角落里,我要用我手里紧握的旌节告诉冤屈我的且鞮侯,这种幽禁不过是叛徒的呼唳,忠臣的心里只有祖国!断我水粮,我有苍天的白雪,我有妻子缝的毡衣。且鞮侯,保佑我活下来的不是你迷信的神,更不是叛徒窃窃私语的口吻,你不懂,你根本不明白我们汉人的忠心!

  一群公羊点缀着荒无人烟的北海,我抚摸着冰冷的石块,“羝乳乃得归”这句且鞮侯的承诺不过是对我大汉使节的蔑视,公羊怎能生下羊羔。一个又一个夹杂着露水的早晨,我诵读着汉朝的经典;一片有一片血红的晚霞伴我进入难熬的夜晚。鼠洞里的野果让我想起那天和妻子在后山采摘的甘枳,妻子,你是否像我一样变了容颜?我们的誓言我没有忘记。苍天,草场,风沙,严寒,狼群,寂寞,一次次摧残着我的意志,且鞮侯派叛臣卫律、李陵前来劝降。可我手中的旌节,我心里的祖国,我深爱的妻子,都告诉我,我是武帝的忠臣,是苏氏门弟又一个铮铮傲骨。李陵,我大哥苏嘉怎能由你评头论足,殿价下折断的车辕是奉车都尉宁折不弯的气节。我弟苏贤怎让你污蔑!

  一个又一个春秋冬夏,多少个白昼,我望穿秋水盼望着远方的音信,又有多少个夜晚,我南望群星思索着故国与亲人。青空悠悠,时序袅袅。且鞮侯你离开了人世,你的儿子狐鹰孤,你的孙子壶衍鞮,怎会不知我大汉的使节还扣留在你们荒凉的国度。我不明白,野草的悲鸣为何传不到遥远的故乡,大雁的呼唳为何唤不回我的归程?可我深信真相总有被证实的那一天,我等!

  鸿雁传书。

  我等啊等,终于等到了这一天。物质不灭,宇宙不灭,唯一能与苍穹比阔的只有气节。祖国啊,我深爱的祖国,您漂泊在外的孩子回来了!十九年风霜血雨,须发染白,满脸沧桑,可不变的是我手中仍握着的代表庄严使命的旌节!

  杜牧:

  何处吹笳薄暮天,寒垣高鸟没狼烟。

  游人一听天堪白,苏武争禁十九年。

  长安万人空巷,出城迎接。

  可我的家在哪?兄弟自戮,母亲与世长辞,儿子获罪被杀,妻子改嫁他人!我的妻子,我们的誓言难道你真的忘却了吗?十九年,等到的却是你离开我的消息。

  岁月如水,水深如曾经的爱情。

  时间的巨浪淹没了爱情童话中的我们。

  你上了岸,我却在水底。

  这大批的赏赐,这万人的拥戴,与我已无多大关系。什么荣华富贵,什么真情实意!我站在山巅,望着北方问我自己人生的意义,那玫瑰色的回忆,铮铮的铁骨,任荒草埋心,岁月凭吊!

  苏武,苏武!你是否听惯了胡琴的吟唱?果如是,韶华凋尽之后,你只能将岁月收进琴腹,借弓弦重读。


上一篇: 《《知行合一》读后感》     下一篇: 《第九章
责任编辑:罗飞 | 已阅读261次 | 联系作者
对《苏武!苏武!》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