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445544554 告别自我_生活散记_扫花网
《告别自我》--歌蝉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21-10-11   共 0 篇   访问量:128
告别自我
发布日期:2021-10-11 字数:1210字 阅读:128次

“相见时难别亦难”,这是唐代诗人李商隐的诗句,是写恋人离别时的难舍之情。茫茫人世,男女相逢,一旦两意相投,结成情缘,就如丝如缕,难以切割。

然而,人世间最难的切割,是自我,是自己向自己的告别。今天的我,告别昨天的我,前行的我,告别徘徊的我,警醒的我,告别蒙困的我,再造的我,告别原来的我。新旧两我,判然而离,就在一念之间。

陶渊明的《归去来辞》,是一篇千古奇文。他在弃官返乡的途中,忽然觉得眼前一切豁然开朗,呈现在他眼前的,完全是一片新天地,这是因为他开始了人生的一个新的抉择。求学致仕,亦步亦趋地步入官仕之途,这几乎是古代文人的不二人生途径,我想,对于人生初期阶段的陶渊明来说,也概莫能外。获得彭泽县令一职,不知包含了他的多少努力,倾注了多少追求,经历了多少艰辛,然而就在他上任不久的那一刻,他突然意识到,高冠阔带,是对他生命的一种禁锢,对他人生的一种羁绊,他的精神与灵魂将因此而扭曲,于是他的身体来了一个一百八十度的大折转,把面向朝堂的胸膛,转向了田野,把低垂头颅,举向了青天白云。这是得与失的抉择,这是灵与肉的重置,虽然他知道,他将从此失去富贵、荣华,陪伴他一生的,将是贫穷、清苦,但他将获得的是生命的自由,灵魂的解放,人生的飘逸。他开始了“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生活,而他,也像一朵山菊花一样绽放在山野之间。

虽然很多人没有忘记他的官职,并习惯以此作为对他的尊称,但那只是一顶空帽子,悬挂在朝庭封官史的名册上, 而这与陶渊明没有了一点关系,此时他用来蒙头遮尘的,一张薄巾足矣。

我们现代人不必要,也不可能作出陶渊明那样的人生选择,我们的社会是商品经济社会,商品经济编织出了严密的社会网络。我们每一个人,都是这网上的一个小小的节点,但是,当我们的欲望,我们的精神,我们的情感被物质的网线紧紧地锁住的时候,在物欲的网眼里越陷越深的时侯,就要对自己发出一声断喝。

一个人,到了一定的年龄,走了一定距离的路程,生命的包袱就越来越重了,这种包袱不仅是物质的,也是精神的,情感的。人到了这个时候,就应该学会给自己卸包袱了:卸去欲望,卸去贪婪,卸去嫉妒 ,卸去仇恨,让精神多一点轻松,让灵魂多一点坦荡,这种卸负,就是一种告别——自己对自己的告别。

上一篇: 《《陆浑文学》杂志征稿启事》     下一篇: 《务虚者
责任编辑:罗飞 | 已阅读128次 | 联系作者
对《告别自我》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