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 黑旗

黑旗  作者:9鬼

发表时间: 2013-02-28  分类:  字数:2256  阅读: 3801  评论:0条 推荐:4星

一群屌丝的欢乐、痛苦和彷徨
   14.
  从小乙家逃出来,我的情绪一落千丈,阿里巴巴说要回家,我说回家多没前途,还不如找个地方喝点儿。
  “好吧,喝酒走,把他妈日,不喝酒做啥呢。”于是我们撇下老马飞打了个车直奔和平街的尕西木饭馆去吃羊肉。
  一路上我玩味着马飞那一声威猛的呐喊,阿里巴巴突然“扑嗤”一声笑了,引得我也立刻跟着笑起来,并且一发不可收拾,怎么忍也忍不住,阿里巴巴快上不来气了,居然还能用微弱而急促的声音说出:“真够劲儿。”这下我俩干脆全变成暴笑,直笑得泪流满面,肚皮发痛,连那个司机也被我们感染,咧嘴偷着乐。
  路过恐龙广场的时候,阿里巴巴突然让司机开慢点儿,他要看看大神经在不在茶摊上,大神经平时总在哪儿玩牌。汽车接近茶摊时,我们看见有趣的一幕:老阚正坐在那里折磨大神经和二军呢。二军平时已经够能折磨人了,可是在老阚面前却变得一筹莫展,也许是酒劲儿还没过去,反正快要被老阚的唾沫星子给淹没了。大神经在那儿抓耳挠腮,正东张西望找部队呢。阿里巴巴和我全都沉到车窗下发出一阵诡笑,“走走走,再不叫他。”阿里巴巴催司机快跑。
  进了尕西木饭馆,雅间已经没有了,我们便在前厅选了张桌坐下,旁边有张桌坐着几个金发小流氓,他们已经喝得红头涨脸,有个男孩儿对我露出不屑的神色,我装做没看见,那很正常,岁月更新,老邦子夹勾子走人,街头不断被青少年接管,他们有的是时间来蔑视我,如果他们能干大事,那就可以用一辈子时间蔑视我,我不会做出挑衅的姿态,实际上我从不对人发起挑衅,要是有人盯着我看,我也不会跟他对视比狠,那太滑稽,也证明不了什么,遇上这种烂事儿,忍让是最基本的,只要他别老盯着阿里巴巴看,事情就不会太糟。我和阿里巴巴点了一斤半手抓、一个凉菜和一瓶白酒,这时马飞从电话亭打来电话问我们在哪儿,我告诉他到尕西木饭馆来,可他来不了因为他刚听说他女友把手腕割破了,他得去医院看看,可怜的家伙,沾上这样的女人真是不幸,他女友脾气很暴,两人动不动就大打出手,我们都劝过他,那次喝酒王哥劝他别再打女人,可他还挺有理:“谁让她老折磨我,跟他妈事儿逼似的有事没事地冲我嚷嚷,我又不是她儿子,她凭什么这样对我?”王哥说:“她就那脾气,你打她有什么用,你今天刚打完,明天她还那样。”
  “她还那样我就还打。”
  “你打死她,她也改不了!”
  “那就再打。”这个疯子就一根筋,他在电话里告诉我说小乙为了免遭老婆的毒骂,又是收拾屋子又是洗菜,结果还是被骂了个狗血淋头,最后小乙终于激眼了,跟他老婆跳着吵了起来。
  
  我和阿里巴巴喝到一半时,雅间里出来几个人,其中那个买单的站在吧台那儿跟我打招呼,他叫老湖北,专门倒腾厂里的东西卖给南方的用户,同时也乐于收购我们这些毛贼手里的东西。老湖北结完帐临出门的时候喊了我一声:“小子,单我买完了,你们慢慢喝吧。”
  “哎,这多不好意思,”我站起来假装客气了一下,其实我心里明知他会替我买单,这帮生意人里面老湖北还算大方,他一直把我当成道上的,那是他的错觉,他不会理解,我流连在罪恶边缘,只是因为不想回头重拾白社会强加给我的那些准则,我受够了。这些年黑社会时髦坏了,仿佛一夜之间谁他妈的都想让别人以为自己跟黑社会沾点儿边儿似的,我也一样,我没有理想,比较满足于目前的这种状态,起码被埋单的滋味很美,我已经被这类虚荣包围了,这当然很幼稚,只不过有时候虚荣心能帮我一把,把我从床上拉起来去面对难以忍受的一切。
  那些小流氓走后,大厅里就剩下我俩在喝酒。我向阿里巴巴简单谈了一下旅行计划,他不是十分感兴趣,他问我老佟现在怎么样了,我告诉他老佟夏天的时候回来过一次,他现在好像跟着个狱友在广州胡整,可能是惹了点儿事,回来僻风头,就住在我那儿。老佟从前是伙伴中最老实的一个,我们都管他叫“沉默的人”,没想他竟然会去参与抢劫,在监狱里一蹲就是五年,出来后做些乱七八糟的小生意跟阿里巴巴搭上,再后来就到广州投奔狱友去了,我就是通过他认识阿里巴巴的。前阵子他跑回来的时候竟然还是个童男子,我气傻了,他简直拿自己不当人,我给他找了个老练的小姐,告诉她这儿有两百块钱和一个童贞,让她要么全拿走,要么一样也别拿,但老佟实在是怯场,据他说在广州时老板倒是经常请客放松,可他从不失身。不过那个小姐确实不负我望,使出浑身解数,几尽周折,终于抢走了他不知给谁留着的狗屁童贞。
  出了饭馆,天已经黑透,阿里巴巴又提出要去唱歌,并声明他请客,说实话我烦死拉OK,从前有个关系不错的同事曾经在团结街开了家歌厅(后来不知为什么他被人从楼上扔下去摔死了),他刚开歌厅那阵子我每天忙着跟一帮暴徒酒友碰头去给他看场子,那时候我还没有离婚,我老婆刚好去北京进修一个用来把别人踩扁的文凭,这下我自由坏了,每天在他那里喝得烂醉,三教九流的人越交越多,我喜欢他们那种桀傲不驯的天性,尤其是那类从牢里出来的真正的黑道人物,当他们用那种死鱼一样的眼睛看你时,你会强烈地感觉到自己就像个没法长大的婴儿。就是在那里我领教了卡拉OK的神威,进来喝酒的猛怂都要怒吼一曲《中华武术》,并且总是一个在上面胡吼,另外几个摩拳擦掌,坐立不安,按耐不住地急着要让你重放一遍。阿里巴巴说保证不唱卡拉OK,他只想找个小姐喧一会儿,并且保证不闹事,不过他倒是很少欺侮小姐,其实除过那些专爱砸歌厅取乐的恶棍,大体上流氓们也是很讲究风度的。
编辑点评:
对《黑旗》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