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亲闻亲历 > 永远的山花

永远的山花  作者:朱新卯

发表时间: 2018-03-17  分类:亲闻亲历  字数:1689  阅读: 3556  评论:0条 推荐:4星

永远的《山花》《山花》是我的一篇小说的题目;《山花》的主人公叫菊花;菊花的生活原型姓战,就叫菊花,这也许是我的创作故意,或者是生活与艺术的一种巧合吧。初识战菊花是在上世纪80年代。我与几个画友到深山区的
 


《山花》是我的一篇小说的题目;

《山花》的主人公叫菊花;

菊花的生活原型姓战,就叫菊花,这也许是我的创作故意,或者是生活与艺术的一种巧合吧。初识战菊花是在上世纪80年代。我与几个画友到深山区的白河公社油路沟大队写生。

当时,在文化艺术不被深山区人们理解和接受的环境下,外出写生连食宿问题都很难解决,更不用说找人做模特,那简直就是画家们很奢望的事了。

那天下午,我们一行4人从上庄坪大队步行20多里,来到油路沟大队时已近黄昏。因为不常走山路,我们都已累的疲惫不堪。

然而,大队干部却不愿安排我们的食宿。

在我们无所适从的情况下,大队代销店的营业员战菊花听说后,从代销店走出来,主动热情地帮我们安排好了食宿。

在我们写生的一段时间,她总会根据我们的需要,找乡亲们做模特,介绍风景点,让我们的工作顺利进行。

相识以后,我发现战菊花不但具有山区人们的淳朴善良品质,而且具有较高的文化素养,她的言行使我看到了深山区的希望,并使我产生了念念不忘的创作冲动。

一晃6年过去了,每当忆起那段写生经历,战菊花那种文化自觉意识,一直促使着我在艺术的道路上前行。作为一个文化人,我想应该去写一写她。

根据当时积累的生活素材,我构思了小说《山花》,也是我的短篇小说处女作。

后来,知道战菊花随丈夫的工作调动进了县城,偶尔在街上也算碰过几次面,但由于彼此都忙于工作和生活,未顾上坐下来畅谈。我想,等《山花》在刊物上发表后,我再告诉她,想给她一个惊喜。

2006年,《山花》首先在《扫花网》发表,引起一阵好评。又过了两年,县里的《陆浑文学》创刊了,又发表了《山花》,我特意多要了一本,打算赠送她一本看看,以表示当年我们对她的感激之情。

接着,我又将《山花》投给文化部出版的《文化大视野·全国群文系统文艺作品集》。不仅顺利入选,还获了个优秀作品奖。

谁知这些年,县城建设框架不断拉大,想见一个人不容易,又一想,不是什么急事,来日方长,遇见再说,因此放下了。

谁知一桩心愿未能完成,便在意外的变故中永远定了格。

2017年8月份,我听说战菊花已经因病去世年余,这真让我猝不及防,难以置信,心中油然升起的惋惜感再也挥之不去。这时,我想起于丹的那篇《生命来来往往  来日并不方长》的文章。是啊,生命的如此脆弱,往往会在不经意中,给你的心灵留下无尽的和难以弥补的惋惜和惆怅……

自然,她也成了我心中永远的《山花》。

 



 


编辑点评:
对《永远的山花》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