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生活散记 > 装满乡愁的老屋

装满乡愁的老屋  作者:朱新卯

发表时间: 2020-05-18  分类:生活散记  字数:6644  阅读: 818  评论:0条 推荐:4星

庚子暮春,欣逢侄女结婚,我回了趟老家。自父母离世这些年,虽然很少回老家,但对老家的深情和眷恋却丝毫未减。站在长满荒草的院中,我又审视着65年前老人盖成的老屋,百感交集那虽是普通的三间土墙出檐瓦房,
 

随着农村房屋改造政策的落实,土墙瓦房逐渐成了广大农村一个时代的记忆和符号。庚子暮春的一天,我接到老家村支书的电话,问我家的老屋是扒还是封?想征求一下我的意见。

这些年,父母的离世使我少走了很多回家的路,借这机会,我回了趟老家。

站在长满荒草的院中,我又审视着65年前老人盖成的老屋,百感交集……

那虽是普通的三间土墙出檐瓦房,但在上世纪50年代几乎全是草房的农村,已是凤毛麟角了。

这座老屋建于1955年8月,当时,我未满4岁,在模糊的印象里,只记得人很多,做活的人们一边干活,一边说笑,很热闹。有做技术活的木匠、瓦匠、泥水匠;还有各种打杂的小工,房上和院里到处都是人。

在盖老屋之前,祖父和父亲已经准备了好几年。

原来的旧屋后边是丈把高的黄土崖,是祖父和父亲起五更打黄昏,或利用下雨天一镢头一镢头地刨、两箩筐两箩筐地挑,才挖出了三间出檐房的位置。

位置有了,接下来就是垒墙基,垒墙基需要大量的石头,老家这地方属于丘陵,既不靠石山,又不临河滩,想找块能用的石头却很难。记得祖父和父亲无论去干啥都留着心,只要发现有能用的石头,就是不吃饭也要想方设法抬回或用牛车拉回。 

细想想,能搜集上千块石头要耗费多少心血和汗水啊!

墙基垒好后,开始打模板墙。好在黄土到处都是,不用拉土,只需要用水略洒一下,变成湿土即可用。祖父找来自家和亲戚十几个人前来帮忙,用了8天多时间,才把土墙打好。

作为庄稼人,修房盖屋是件大事,尤其是要盖像模像样的瓦房,至少也要三、五年的准备。不仅要有资金的积蓄和粮食的储备,还需要大量的木材。好在我家几代人爱栽树,除栽各种果树外,还栽有大量的用材树。杨、柳、楸、榆、桐、黄连等,应有尽有。听村里人说,祖父曾带着伐树的人在村子周围转了一遍,说:“俺家的这些树,你们看看能做啥,拣着伐。”

数月之后,四根大梁、四根二梁、四根行条、十八根檩条等用材树全部伐齐,又伐了三棵毛白杨,先用大锯解成二寸多厚的板材,再用手锯解成200多根方形椽子。

有一天,祖父忽然听人说,十几里外的宋岭村东北有座火神庙,大殿前有三间扒掉的卷棚,卷棚下有四个不再用的柱脚石,他赶紧到宋岭村找到村里管事的,说明了意图。

管事的一脸诧异:“庙院里的东西,你敢要!”

“咋不敢?”

“有灵气啊!”

“那正好!我觉得人活在世上,后代子孙应该是最大的盼头。俺这上房就是给我孙子盖的,主要是想让我孙子借借神的灵气,长大了成为社会的有用之才!”

管事的一听这话,又重新打量了一下面前这个其貌不扬的庄稼老头,说:“老先儿,你可不简单啊!你这话说得真好,太好啦!”说完,他朝祖父伸了个大拇指。

“走,先去庙上,看看东西再说!”管事的说着领着祖父来到村北头,两人在废墟中扒拉了一会儿,才露出了一个柱脚石。

那是用青石雕琢成上为扁圆、下为正方形、圆周雕有三行交错的莲花瓣的柱脚石。

祖父用微颤双手抚摸着雕刻的莲花瓣,自语着:“好,好,真是好东西!”

管事的伸出两个手指,说:“中间两个大一点,两头两个小一点,花型都一样。”

至于价钱更好说,祖父只要能买到称心的东西,连价都不会还。最后,祖父提出要先付些订钱,管事的连连摆手,说:“不用不用,付啥订钱?乡里乡亲的,只要你相信我,抓紧来拉走就行。”

祖父担心夜长梦多,第二天鸡刚叫,就催父亲起来套牛车去拉柱脚石。

祖父和父亲赶着牛车走到时,天刚透亮,祖父说:“你把牛卸了,先歇着。我得去火神爷前烧根香。”

祖父拿出提前准备好的香和铂,掏出火镰打着火,吹起火苗,先把香点着,插进香炉,然后点着铂,虔诚地跪在地上连叩三个头。

拉回了四个莲花柱脚石,祖父像吃了颗定心丸,心里甭提有多高兴。

祖父心里明白,出檐上房的明柱是整座房屋的脸面,加上又有精美的四个柱脚石,必须要用四根最好的木材做成。在当年,农村最好的木材是金子楸。

祖父又找人伐了四棵金子楸树,让木匠先锛成方形,再砍成圆形,最后才刨光。

接着,就该考虑笆的问题了。荆笆虽最好,但荆条长在山里,十里内没有,得派人到十里外的山里去割。祖父又安排六七个人进了山,割了三天荆条,又用四辆牛车运回家。

接下来就该备砖瓦。当年,十里内没一个砖瓦窑,祖父又步行十几里到店上村找到一座砖瓦窑,订了砖瓦。两个月后,雇了五辆牛车咯咯当当把砖瓦拉回。我记得拉砖瓦回到村里时,已月上东天,借着月光才卸的车。

等盖房的所有用料全部备齐后,接下来就该找匠人了。因祖父一生给村里和邻村办红、白事多,有极好的人缘和很高的威望,只要他一开口,所有人都满口答应。那年代,人虽穷,但不计报酬,所有来帮忙的人都叫打短工。大约有七、八个木匠、四个瓦匠,还有十几个杂工。订好日子,加上自家人和亲戚们,还有许多人听说我家盖房都自愿来前来帮忙。

开工那天,到处都是人,大家说说笑笑,异常热闹。砌山墙的、拉大锯的、做大梁的、做门窗的、编荆笆的、挑水和泥的等各司其职,干得热火朝天。

几天以后,山墙砌好,房上的木工活也基本做好,开始上梁。四根大梁上贴着红彤彤的对联,显得很喜庆。村里人一听说今天上梁,又自愿来了好多人,在掌班木匠的指挥下,大伙齐心协力,一根根大梁顺利地架上屋顶。几个木匠分别让人用绳子拉上一根根檩条并与大梁固定好。

等梁檩全部固定好,开始撒“飘梁蛋儿”。这也是自古留下不可缺少的仪式。说起“飘梁蛋儿”,实际是栗子、核桃、红枣、花米团儿和小馒头混在一起,让掌班木匠站在房上往下撒,下边的大人小孩一起笑着抢,以增添喜庆吉祥的气氛。

等椽子钉好,荆笆上好,再用麦糠泥糊一层,稍干后即可“叠脊”和“合龙口”。

“合龙口”就是在房脊的正中位置插上两面小红旗,小红旗顶端分别用五色线拉紧,再把五色线头用石灰泥固定在房脊上,最后,燃放一挂鞭以示庆祝。

两面鲜艳的小红旗迎风飘动,无疑又给盖新房点缀了鲜亮的色彩。

接着,四个瓦匠分别在前、后房坡上从中间向两边摆瓦,一直摆到接近山墙处,再用反瓦做两根瓦带,最后,在瓦带两侧抹上白色的石灰泥。

祖父为了竣工中午那顿答谢匠人的宴席,特意上街买了十几斤大肉,请来厨师九爷亲自做菜;馍仍由母亲和小姑负责蒸好。

母亲和小姑也十分重视这顿饭菜的质量,老早就开始揉面,施碱,揉揉看看,互相闻闻,直到装上锅,盖住笼盖,小姑一边烧着火,一边还在默默祈祷。

当母亲猛然掀开笼盖,在满锅热气的升腾中,呈现出一个个雪白的、虚腾腾的大蒸馍时,母亲和小姑都开心地笑了。

大约在1956年春,我家住上新房。由于人口多,曾祖父和曾祖母住在东间,祖父和祖母住在西间。父母、姐姐和我仍在东厦的草房居住。

1958年春,全国大跃进,成立大食堂,全村吃一个大锅饭,我家的新房让大队做了粮食仓库,全家8口人只好挤在东厦的五间草房里。

我们眼睁睁地看着辛辛苦苦盖起的新房被大队占用,心里五味杂陈,很不是滋味儿。而一向识大体,明事理的祖父却说:“你说公家没有仓库,那么多粮食放哪儿?你再看看,谁谁家的房子和院子不是都腾出来做食堂了?我想,这应该是暂时的。再说,房子又用不坏,从长远来看,迟早还是咱们的房子,我始终相信,自己辛劳所得,永远都是自己的!”

果不出祖父所料,1961年,粮仓彻底空了,大队又把房子还给我家居住。

当父亲打开屋门,三间全是砖砌的粮池,父亲拿着斧头开始拆,让我往外搬砖,整整忙了一下午。

看着完璧归赵的屋子,我心中有说不出的高兴。

1962年,曾祖母去世,祖父祖母挪进东间,父母、姐姐、两个妹妹和我才正式住进了上房。

记得那天夜里,我兴奋的翻来覆去睡不着觉。

母亲说:“快睡吧,听说你们快要考试了,如果考不好,就不能去闫庄街上完小,就得在家放牛割草。”

记得那天夜里我做了个梦,梦见自己放的牛丢了,吓得我不敢回家了,又想起那么好的房子再也不能住了,就伤心地哭醒了。

在凭工分吃饭的那些岁月里,母亲白天下地干农活,晚上还得纺花、织布或缝衣服,总是忙到深更夜晚,加上我家人口又多,那一针一线都包含着母亲的多少心血啊!

在住进上房的那几年,我才知道母亲的故事真多,好像都藏在屋顶那数不完的瓦缝里,永远都讲不完。什么王刚哥、王莽撵刘秀、王捣蛋、长鼻子、孟姜女、牛郎织女……

后来长大了,我才慢慢悟出,母亲给我讲那些脍炙人口的故事,其实都是帮助我启智和立德的。

日月轮回,星转斗移,倏忽间,几十年过去,曾祖父、曾祖母和祖父、祖母都是在母亲的精心伺候中在老屋中相继去世。父母亲大半生又含辛茹苦,送走了出嫁的姐妹,又张罗着给三个弟弟成了家。等大事都办完了,他们也进入风烛残年了。更不用说,三间出檐瓦房也变成斑驳的老屋了。

每当想起艰辛岁月刻满父母亲脸上的皱纹,我心里的牵挂也与日俱增。知道他们年迈多病,心力交瘁,体力逐渐不支,也觉得他们真该歇一歇了。有一次,我回老家,父母亲说出了想分家的意愿。望着父亲全白的头发,我点了点头。

当时,请来近门的九爷和二叔主持,我作为弟兄中的老大,首先表态:坚决服从分家人决定,分啥要啥,不分啥,不争啥。

谁知,分家人按照父母亲的意愿先把三间出檐老屋指给了我。我想,他们只所以这样,其原因主要是我常年不在家,只有指给我,他们可以住到老。如果分给任何一个兄弟,他们可能担心婆媳关系一旦处不好,就难以住长久。

就这样,老屋成了我的房产。

父母亲在老屋住了几年,发现后房坡有漏雨现象,经分析,一定是荆笆沤坏了。当时,三个兄弟都在家,不用找人,只给小妹夫捎个信,加上父亲我们六个人,先把瓦揭掉,又锯掉几棵洋槐,解成薄板钉上去,再上泥和摆瓦,只用三天时间就完工了。

2005年6月,81岁的母亲患上了心脏病,治愈后又反复后发作 ,而且一次比一次加重,最后病逝于2006年的腊月。

办完母亲的丧事,接下来就该商量86岁的父亲的赡养问题了。

经过商量决定,弟兄四人每家一个月。轮到我时,我把老父亲接到县城;轮到三个弟弟赡养时,老父亲仍住在老屋,因为他们都在农村老家。

又过了五个年头,92岁的老父亲也在老屋咽下最后一口气。从此,我的老屋彻底成了空巢。


一座老屋是几个时代的见证,它不仅阅尽了人间的沧桑,更饱含着几代人的悲欢离合和苦辣酸甜。我思来想去,决定老屋还是不能扒,也不忍心扒。

虽然,我已在县城工作和生活了大半生,但一直觉得自己像没扎住根的浮萍。到底根在哪里?细想想,其实根还在乡下的老家,在这座老屋里。老屋不仅是我生在这里,长在这里,而更重要的是它装满了我永远割舍不了的乡思、乡情和乡愁。

当我每次回到老家,面对老屋,历历往事如在眼前,它能让我永远去缅怀已故的三代老人。三间老屋凝聚着他们几十年的心血和汗水,那种艰苦创业的奋斗精神不仅泽被了子孙,也更能激励后人。


编辑点评:
对《装满乡愁的老屋》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