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 > 文言小品 > 浮生六记

浮生六记  作者:Michael老雷

发表时间: 2020-08-21  分类:文言小品  字数:5561  阅读: 560  评论:0条 推荐:5星

浮生六记
 

壬辰年夏,共友人举事,始谋败,复谋亦败。大恸数月未已。痛定熟思之,未解;思之再三,亦不解矣。图破此囹圄,乃别高堂离故土,再赴非洲。

斯人之言语行事者,与中土殊异也。但闻其啾啾然,然不知所言何物,惟听其哓哓呼,岂可解所欲何求?余初至此蛮凉之地,已戚然甚矣,及觉土语难习沟通壅塞,遂万念俱灰。计将安出?

忽忽年余,时过境迁,余亦渐入佳境,向之所忧,已不复有矣。诸事纷扰之余,若得半日闲暇,则翻书两页,则泼墨挥毫,或相偕远游,或恣意畅饮。偷得浮生半日闲,亦附庸风雅,择其有奇味六者记之,聊自娱也。

是为序。


一、月光记

 

初至安数月,余夜不能寐,午夜梦回,乡思尤甚。友人星散,不得尽绵薄之助;骨肉远隔,未能行孝悌之举;念及于此,每每停杯投箸,几欲怆然涕下矣。

中夜天朗月明,转朱阁低绮户,迟迟未去,余辗转难眠,乃举杯相邀。及月光辞去,吾独大醉而卧。感其到访之义,乃复起,草就诗文以记之。

 

蹑手  蹑脚

越墙  穿窗

顽皮的赖上  我这异乡的床

轻柔地 轻柔地  你在轻柔地哼唱一曲

青春之殇

 

深埋心底的那一丝乡愁 

怅惘和感伤

都被你恶作剧的歌声 

整个  照亮

 

何处隐藏?

何处安放?

 

温馨又淘气呵你

这罗安达二十三时的月光

……

书罢掷笔长啸,意气渐平。


二、邂逅记


至安半载,雨季临焉,淫雨霏霏连月不开,汪洋肆恣污秽遍野;蚊蝇与小虫齐飞,河渠共污水一色。余不避蚊虫水土难调,更兼苦于乡思,竟至病倒。

同僚尽皆失色,以为疟疾,乃快车载至一华人医院。望闻问切已毕,曰无碍,或为水土不调营养不良而已。

化验室处,忽一娇声轻问:尔面色甚差,无大碍乎?乍听如黄莺初啼,如山泉叮咚,闻之如大病将愈,如沐浴春风。勉强抬眼望处,但见明眸秀眉,朱唇皓齿,一妙龄女子,身着白衣,面含关切。余一时失态,竟无语凝噎。少女莞尔低头,转身而去。

数日而已,余已痊愈,然当日温声软语却频响耳际,企盼再见之心直如万千雨丝,此伏彼落,无断无绝。然吾既已无碍,岂可无故骚扰,唐突佳人哉?月余外出,友人突感腹痛,余急载其就医,竟乃彼时同一医院也!诊疗拿药之时,却未闻娇声不见倩影,一问之下,已归国矣。噫吁乎!今夕何夕?君已陌路。

此番事务纷杂,业务不畅,诚乃危急存亡之秋也。唯此一面之缘而已,余竟久难释怀,着实可笑。着实可笑。


三、夜饮记


近日诸事不顺,外出路上频遭恶警滋扰,又及连日阴霾暴雨肆虐,甚觉不爽。烦乱之际,工作上亦有漏子,月底结算之际,大笔账目核对不上,焚膏继晷夜以继日,竟遍寻不见。

是夜痛饮百余杯,尚不能入眠,索性搬酒至厅,且灌且歌:

 午夜光寒,照若积雪平于院。凉风何限?把酒朦胧看。

对此茫茫,短吁成长叹。怎可得、锋芒在手?斩此如麻乱!

 

如是高歌数番,终至灵台空明:人孰无过?倘吾不自恕,谁可恕我?余酒尽开,饮罢怒扫空瓶于地,俯听清风弄竹,仰观宇宙苍穹,只感天地之辽阔,不知东方之即白。


四、观球记


余少好打球观球,至今仍为之痴迷。适逢NBA季候赛,老詹又率一众残兵进入总决,然此地网络不佳,余每日白爪挠心,寝食难安。好友知我好球成痴,自他处找得前几日赛事,吾连夜观看,大呼过瘾。双方激战4场,2比2战平,然勇士兵强马壮,骑士则折兵损将,下场戮战,骑士危矣。

乐福早早出局,欧文又脚伤复发,此番欲虎口拔牙,骑士须当众志成城,誓死拼杀。然勇士渐入臻境攻防俱佳,又如何破其主场?乱念如麻,遂卷被而起,疾书草作一首,以飨骑士。

热血洒地,酣战处、分秒难歇。

眦虎目、仰天长啸,壮怀激烈。

欧文乐福已报销,琼斯JR勇不再。尚如何?七人打全场、图悲切。

 

马刺耻,犹未雪。老詹恨,何时灭?率残兵攻破、金州城阙。

德拉死封Curry投,小香严防汤神快。力拼杀、虎口拔客场,回速贷。

 

次日噩耗传来,骑士大败;二日后骑士主场复大败,痛失总冠军。

今安币贬值,国内发货艰难,一众中资企业多方突破极力转型,却仍是惆怅无门,难以对抗经济下滑之颓势。似此二者岂人乎?势也。尽吾志而无悔而已。


五、提水记


月初搬至新家,诸物未备,停水断电如是者三,颇多不便。今日早起无水,只得无奈提桶,下楼汲水。天下事有难易乎?不为,则易者亦难矣;为之,则知非不为也,实不能也。

楼下取水之人颇多,余接水提桶艰难前行,一步三停,步履维艰。观者尽皆大笑,意欲相帮。余羞赧之下,岂容他人放肆?提桶疾走,不时便至楼下。抬头望去,惊觉此楼之高,几有穿云逐日之势;台阶陡峭,甚有虎啸猿啼之难。

一支烟既罢,想吾堂堂七尺中华好男儿,岂可让一众小黑嗤笑于我?或可失败,怎能认输?气沉丹田力贯双臂,提桶疾上三楼。不料手臂发力,嘴唇乏力,烟头竟自脱落,跌入水桶。

余瞠目结舌,复又大笑提桶而走。日日烟蒂在口,时时毒雾入肺,而此时恨其不洁乎?提水回屋,念及方才情状态,乐难自禁,草就一篇以记之。曰:

危楼高百尺,手可摘星辰。决眦难极顶,荡胸生愁云。

荷水上层楼,一步三停顿。小黑相顾笑,保安回首频。

燃我黄金叶,断我老骥魂。年少喜打球,今夕渐沉沦。

抽烟无节制,饮酒必空樽。此腿非我腿,此身复谁身?

掷烟心思定,今起需健身。低头提桶走,烟灰入桶水。

 

诗毕观之,颇感满意,最后压轴两句,切合生活,又为整个事故戏谑性收尾,实乃神来之笔。念及彼时情形,大笑洗漱而去。


六、怪鱼记


乙未秋日,岁在端午。是日也,天朗气清惠风和畅,乃邀同僚老友数人,共赴伊利亚半岛一游。多日无事,心亦舒爽,七十余里顷刻便至。但见伊利亚白沙绵延,恰如银镜平滑;大西洋一望无际,却似碧玉无瑕。安国黑人同事往来操作,吾等整理杯盘,谈笑间酒食具备。一觞一咏,信可乐也。

旁有葡国钓者数人,惊叫声处,突见一怪鱼被钓上岸,体呈三角之形,尾类鼠尾之状,无鳍而有翅,嘴尖而体扁。吾等甚异之,趋步围观,然竟无人识得,众口嘈杂,莫衷一是。遂以“怪鱼”名之。

日暮风起,车队迤逦而回,忆及今日之事,两句歪诗随口而出。从者哑然不解,余一一为具言所指。诗曰:

 

谈笑有红儒(晒得),往来无白丁(黑人)。

读书破万卷(吹牛),不识怪鱼名(无知)。

闻者尽皆抚掌大笑,无不绝倒。


后记 


今石油剧贬,安币暴跌,贪官污吏遍于朝野,恶徒匪兵南流北窜,无不惶惶者,独吾一人无谓乎?然若夫终日惶惶者,复能何为焉?此即势者,淡然应对可也。

何妨一切随他去?独做凡间自在人。


编辑点评:
对《浮生六记》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