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杂文 > 笔记杂录 > 舅父宁景洲

舅父宁景洲  作者:冉云峰

发表时间: 2020-08-25  分类:笔记杂录  字数:2673  阅读: 156  评论:0条 推荐:4星

    根据父亲遗留资料整理  大舅宁景洲,栾川秋扒人,约生于一九一三年前。关于上学的事,他家几个老年亲戚说,他上的是黄埔军校,蒋介石是校长。另有我父亲三十年前遗留的资料显示:“宁景洲毕业于国民党中
 

  

  根据父亲遗留资料整理


  大舅宁景洲,栾川秋扒人,约生于一九一三年前。关于上学的事,他家几个老年亲戚说,他上的是黄埔军校,蒋介石是校长。另有我父亲三十年前遗留的资料显示:“宁景洲毕业于国民党中央军校军官班”。现在只知道他曾在郑州、洛阳等多处当过教官。

  他是从山里走出来的年轻人,也是有抱负的。曾在国民党军中任排长、连长多年。一九三七年抗战开始,他积极参加,时任河南省保安团排长,父亲说他在保定外,与日寇拼刺刀、手榴弹、肉搏战,炸死炸伤日寇无数,多次立功,多次授奖,多次负伤。一次在平汉线战役负重伤,上级安排他到洛阳龙门疗伤,外婆是个小脚女人,从栾川乘木筏几天几夜到洛阳看望,外婆就这一个儿子。当时还有留影,大舅右脸还带着伤。伤初愈,上级派他征兵一百名,他回家乡招兵,归部后任九十四师排长、连长。与日寇作战,残酷的斗争,肯定有伤亡,大舅也不忍心,自己总在火线上,多次受伤。为民族利益而战。

  憨玉瑶之乱时,他又受命招抚谈判。这事成功,他又立新功。国民党再次招新兵,他任团长。

  日寇投降了,曾任过汝阳县团队长,又任河南省主席张轸部上尉副官。解放战争时,在湖南长沙,领军起义。归途中,在湖北境内,偶遇国民党被俘,判处死刑,又逃出来。

  参加八年抗战,经历无数血与火的艰险故事,屡立军功,多次授奖,多次负伤,九死一生,也没幸存。起义也有功,持解放军上尉军官证回家。地方把他镇压,送栾川出苦力,不让他吃饭,饿的从刷锅水里捞东西吃。折磨的半死不活,最后还是被杀。

  他很孝顺,想着家里有老母亲,没有远走他乡,结束了三十七岁的短暂一生。妗子住在两间土坯破房里,小院没墙,两眼全辖。邻居们常有人给她送吃的,帮她劈柴、整理小院等。其中有个年轻妇女,常年助她,正因为有那么多好人,妗子活到八十多岁。谢谢那些好心人!他们有儿有女,均在幼时病死。收养一儿一女,养子不忘他恩,将他遗骸合葬,埋在外爷坟边。据说起坟时,街坊邻居自发送去烧的香铂纸类两大匡盛不下。养子已去世多年。前两年在大表姐带领下,我们表姊妹和两个表侄给舅立碑以纪念。立碑大约是二零一七年(忘了)三月中旬,埋碑那一刻,突然鹅毛大雪,不能干活,赶快找来东西遮挡,碑立好了雪停了。

  小表侄开车去的,返回时只好就地停车,徒步回家。


  据他家乡人说,宁在抗战中负伤,伤轻些回家乡征兵。有一小女孩,与我母亲同龄,为人当童养媳,整天在山坡上放牛、割草。因在家做饭多了,三口人吃不完,恶婆婆硬塞给她吃,小女孩吃不下,恶婆婆用针线缝住她嘴,把线打住结,不让其吃饭。有好心人把线拆开一针,偷送吃的。母亲听说此事,回家告诉外婆。外婆用围裙包了几个馍,上山找这小女孩。当看到她时,女孩正拿野草往嘴缝里送,身体瘦成了一层皮。外婆又告诉大舅,大舅听了气愤,敲钟,开全村大会问:“这是谁家的女儿,还要不要孩子?快把孩子接走”。当场救下小女孩,外婆把线拆开,此时她的觜已感染化脓了。

  恶人将自家长工挂在石榴树上,用刺刀对着准备下手,是大舅和外爷亲手救下此人。

  他为人正直,当时家乡贫人看不起病,医生总不愿给穷人看病,只要说是宁景洲亲戚,医生就马上看病,不收费用。

  家乡人说:满山遍野的桃、梨、核桃等果树都是他亲手嫁接的。



  附: 我父亲三十年前遗留的资料原文


  抗日小英雄


  宁景洲一九四零年口述

  冉令闻一九九零年回忆录


  栾川县秋扒宁景洲,在国民党军中任排长、连长有年,参加抗战八年,历经艰险,屡立军功。曾向亲友畅谈亲身抗日经历,更多惊人故事:与敌人拼刺刀,手榴弹,炸死日寇,少数人胜利突围。某次战争俘敌人几名,某人掩护退却自己牺牲......无数惊心动魄险事,大部不能记忆,唯有两件不是大事,却使人永远不能忘掉。

  宁景洲在河南保安团任排长,一九三五年,驻黑石关,保卫陇海铁路一带。七七事变,保安团沿平汉线开赴前线御敌。日寇沿铁路向南攻击,他们在保定南布防,急筑临时工事,严阵以待。日寇气球在高空自由飘动,指挥战争,怡然自得,而无可如何。敌机不断轰炸,并以远射程炮轰击,我方阵地多被摧毁,不少人伤亡,我排有几人受重伤。虽在强大炮火压力之下,官兵抗日情绪依然高涨,没有馁气,仍然精神百倍,将被轰击凹凸不平之地略加修复,准备应战。在敌人发动大规模攻击之前,飞机疯狂轰炸,扫射,炮击。我军又有伤亡,敌人在强大火力掩护下向我阵地猛攻,我们只能以步枪还击,我国贫穷,落后,武器少而劣,我团有少数机枪,我连没有。我们每人有步抢、子弹不少,还有两三枚手榴弹。敌人攻来,先以步枪射击,最近时,抛手榴弹,到阵地前,出来肉搏。以血肉击退敌人两次猛攻,阵地前敌人尸体纵横。这一天战后,只听枪声,没有攻击。伤轻的同志没有下火线。大家研究战术,准备还战。

  第二天早晨,忽然从后边跑来一个少年,我们觉得奇怪,问他为何来此,他说他是附近某村人,年十三岁,痛恨日寇侵略我国,没有告诉父母,跑来参加打日本。我们认为不能在火线上收小青年当兵,报告连长,没有回答。我们已有两天没有吃饭,把身上所带少数干粮给他,他拒不接受,只是伸手要抢。我给他一支枪,教他射击技术,他试放几枪,又仔细看枪,练习几次,十分得意。下午敌人攻来,他勇敢向敌人射击。在敌人接近时,她突然跳出战壕,与敌人肉搏。顷刻倒了下来,我们都悲伤和愤怒,不顾敌人的炮火,要冲上去把这小英雄抬下来。我跳出战壕往前冲去,我受伤倒下,几位战士来抢救我,接着又有二、三人受伤。同志们拼命将敌人击退后,这位小英雄已停止呼吸,壮烈殉国。我们急忙掩埋着小英雄尸体,大家望着这一丘新墓悲伤不已。可惜不知这小英雄姓名、住址和家庭情况,他为民族解放而牺牲,永垂不朽!

  宁景洲到洛阳龙门养伤,明年春,原部下一兵去医院中看望,这兵说:“我们在豫北与日寇作战,我连攻入济源县城内,与日寇发生巷战,肉搏很久,除我一人在城墙上击毙两个日寇,找出一条出路退出外,全连官兵牺牲”。此时,这兵已升为排长。


编辑点评:
对《舅父宁景洲》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