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杂文 > 史记史论 > 陆浑戎在嵩县

陆浑戎在嵩县  作者:罗飞

发表时间: 2020-09-04  分类:史记史论  字数:5566  阅读: 329  评论:0条 推荐:4星

西周末年,幽王无道,致有“烽火戏诸侯”故事,于公元前771年被臣下引入的犬戎等族人打败亡国身死。第二年,继父位的周平王不堪京城残破、犬戎滋扰,迁都洛邑(今洛阳),东周开始。时戎族已在中原大量出现。东周大
 


西周末年,幽王无道而“烽火戏诸侯”,于公元前771年被臣下引入的犬戎等族人打败亡国身死。第二年,继位的周平王不堪京城残破、犬戎滋扰,迁都洛邑(今洛阳),东周开始。时戎族已在中原大量出现。东周大夫辛有来到伊河川,见到披散着长发在野外祭祀的戎族人群,感叹道:不上百年,这里就该变成戎族人生活的地方了!

公元前649年夏,封于洛邑南甘地的周惠王子姬带(王子带),与异母兄长周襄王姬郑争夺王位,召引伊洛河流域生活的扬拒、泉皋诸戎一起进攻周朝都城洛邑。戎人攻进洛邑后,烧毁都城东门。秦、晋闻讯派军前来救援周王。秋,晋惠公出面协调戎人与周襄王讲和。此时,戎人在伊洛河流域已经有强盛的实力。


迁居嵩县


春秋五霸之一的秦惠公扩张地盘,逐年向西灭掉戎人所建立的国家12个(一说20个)。其中在秦、晋西北瓜州地区(今甘肃敦煌一带)生活的姜姓、允姓等陆浑戎,公元前638年秋,受秦国的驱逼,在首领吾离的带领下,举族被迫向东南逃亡。路过晋境,晋惠公本欲将其剿灭,忽然想到了一招利用陆浑戎牵制四方的妙棋,那就是将陆浑戎作为棋子放置在自己的南疆——伊、洛河流域的中上游一带。这里既是晋、楚、周的交界,又是秦、楚进入中原的要道,可利用陆浑戎首当其冲西拒强秦、南拒强楚,对周天子形成威胁;同时借陆浑戎与扬拒、泉皋等原住戎人抢夺地盘,又能造成戎人内部混乱,达到削弱伊洛之戎势力的目的。这可真是一招一举四得的妙棋。于是晋惠公主动向陆浑戎首领吾离发出邀约,说晋“有南鄙不腆之田,愿与汝剖分而食之。”不腆是谦词,意思是不丰厚。晋惠公又和吾离拉关系,说其母小戎子也是允姓,自己身上一半流淌着陆浑戎的血,陆浑戎和晋本是亲人,应该相互团结、相互帮助,亲如一家。陆浑戎正落难无处可去,面对晋国的盛情感动万分,于是吾离代表部族向晋盟誓:如能定居伊洛,我陆浑戎愿世世代代为晋国不侵不叛之臣!

此时的伊洛河中上游,经过西周动乱,早已失去夏商时期有莘之野良田千顷的丰沃,沦为戎人的游牧区,这里到处是山丘和沼泽,“狐狸所居、豺狼所嗥”,在深秋时节更是显得一片荒凉。陆浑戎在晋国的安排下,选择在今嵩县北安顿下来。他们“除翦其荆棘、驱其狐狸豺狼”,又不免与原住戎人不时争斗抢夺地盘,经过多年艰苦经营才在这里扎下了根。他们散居在黄河以南、熊耳山以北的阴地(山北、水南为阴),故又称“阴戎”。


参与崤之战


作为晋国的附庸,陆浑戎跟着晋国东征西伐,先后跟着晋国打了一百多场仗。其中最著名的就要数“崤(xiáo)之战”了。

春秋中期,秦在穆公即位后,国势日盛,已有图霸中原之意。但东出道路被晋所阻。周襄王二十四年(公元前628年)秦穆公得知郑、晋两国国君新丧,不听大臣蹇叔等劝阻,执意要越过晋境偷袭郑国。晋襄公为维护霸业,决心打击秦国。为不惊动秦军,准备待其回师时,设伏于崤山险地而围歼之。崤山在今河南省洛宁县东宋乡王岭村交战沟,位于晋国内南部界,是秦军穿越秦岭,进军中原的要道,距离陆浑戎的驻地不远。十二月,秦派孟明视等率军出袭郑国,次年春顺利通过崤山隘道,越过晋军南境,抵达滑(今河南偃师东南),恰与赴周贩牛的郑国商人弦高相遇。机警的弦高断定秦军必是袭郑,即一面冒充郑国使者犒劳秦军,一面派人回国报警。孟明视以为郑国有备,不敢再进,遂还师。

晋国侦知,命先轸率军秘密赶至崤山,并联络当地姜戎(即陆浑戎姜姓)埋伏于隘道两侧。秦军重返崤山,因去时未通敌情,疏于戒备。晋军见秦军已全部进入伏击地域,立即封锁峡谷两头,突然发起猛攻。晋襄公身著丧服督战,晋军与陆浑戎的军队前后夹击,打了一个歼灭战,使得偷袭郑国的秦军片甲不还。陆浑戎作为晋国的盟军,为晋国的争霸起到了积极重要的作用。

因为跟从晋国征伐有功,陆浑戎首领被天子封爵为“子”,陆浑戎遂成为春秋时期的诸侯国之一。


成为楚庄王问鼎中原的借口


公元前632年,晋、楚两国在卫国城濮(山东鄄城西南)地区进行的争夺中原霸权的首次大战,楚军大败,是为历史上有名的“城濮之战”。公元前613年,春秋五霸之一的楚庄王即位,在他的治理下,楚国日益强大,有觊觎中原的野心。而横在楚国与中原的中心——洛邑之间的陆浑戎,因其与晋国如胶似漆的关系,遂成为楚国北进的一块绊脚石。

公元前606年,楚庄王亲领大军北上,以“勤王”名义攻打陆浑戎,至于洛水,直抵周天子都城洛邑附近,在周王室边境陈兵示威,“观兵于周疆”。周定王惶恐不安,派周大夫王孙满慰劳楚庄王。楚庄王在接见王孙满时,问九鼎之大小、轻重。九鼎相传为夏禹所铸,象征九州,夏、商、周奉为传国之宝,是天子权力的标志。楚庄王问九鼎,意在“示欲显强而取天下”,显露出觊觎全天下的野心。王孙满见楚国国势炽盛,只得委婉地答道:“在德不在鼎。……昔成王定鼎于郏鄏,卜世三十,卜年七百,天所命也。周德虽衰,天命未改,鼎之轻重,未可问也。”楚庄王一方面以“楚国折钓之喙,足以为九鼎”表示实力;另一方面也意识到有晋、齐、秦、吴等诸侯大国在,条件远不足,便退兵了 。

公元前597年,楚庄王亲率楚军围攻郑国,晋国派荀林父率三军救郑,双方在邲地(今河南郑州北)展开争夺,在作战中,晋军内部分歧不断,将帅不和,缺乏统一指挥而各自为战,又顾忌秦军从背后偷袭。楚军利用晋军的弱点,适时出击,战胜对手,从而一洗城濮之战中失败的耻辱,在中原争霸斗争中暂时占了上风。楚庄王也由于邲之战的胜利而一举奠定了“春秋五霸”的地位。

随着楚国的稳定与实力的增强,一些中原国家,开始看风使舵,认真选择自己的出路了。



陷大国之间左右为难


陆浑戎所处的位置,北为王城,南为楚地,西为秦晋,尤其是夹在晋、楚两大霸主国之间,被左右胁持,左右为难。

晋国对陆浑戎睦楚的做法十分不满,晋国与陆浑戎的关系也逐渐由密切到疏离,甚至发生了在一次盟会上晋国大夫范宣子想要拘执陆浑子驹支的事件。

事情发生在公元前560年,楚共王卒,吴国乘楚丧之时侵楚,战于庸浦。吴军大败,吴告败于晋,晋于次年春与诸侯会于吴国向地,商讨吴国请求伐楚的事。会上范宣子以吴在楚丧期间侵楚不合于礼为借口,拒绝为吴出兵。其实,此时晋已外强中干,攻楚没有必胜把握,责“吴之不德”只是托词。晋人心虚胆怯,不敢和楚开战,又怕自己这个“盟主”在诸侯面前丢面子。于是就拿陆浑子驹支开刀,借口驹支泄密,想要拘捕驹支,好借此以立威,“杀鸡给猴看”,达到震慑诸侯的目的。

范宣子在盟会上公开指责驹支,说:“过来,姜戎氏!从前秦国人把你祖父吾离从瓜州赶走,你祖父吾离披着茅草衣、戴着荆条帽前来投奔我国先君。我先君惠公当时有不多的田地,却与你们平分来养活你们。如今诸侯侍奉我们寡君不如从前,大概说话泄漏了什么机密,这主要是你造成的。明天的会议,你不要参加了!你要是参加,就把你抓起来!”

驹支面对气势汹汹的指斥,面对即将遭受拘捕的厄运,临危不惧,据理力争,说:“从前秦国人仗着他们人多,贪婪地掠夺土地,把我们各部落戎人从祖居地赶走。贵国君惠公显示他崇高的品德,认为我们各部戎人都是四岳的后代,不该这样抛弃灭绝。他赐给我们南部边疆的土地,那里是狐狸居住、豺狼嗥叫的地方。我们各部戎人砍除了那里的荆棘,赶走了那里的狐狸、豺狼,从此成了贵国先君既不内侵也不外叛的臣属,直到如今忠诚不二……肴地之战中,晋军在前面冲锋,我们戎人在后面进击,秦军全军覆没,我们戎人出了大力。这就如同捕鹿,晋国人抓住它的角,戎人拖住它的后腿,和晋国人一起把它掀倒。戎人为什么不能免于罪责呢?从那时以来,晋国多次出兵征战,我戎人各部从来紧跟其后,时时追随贵国执政,还是像肴之战时那样心志如一,岂敢疏远背离?如今贵国军旅中的长官可能真是有些地方做得不够,使得诸侯叛离,你们却怪罪我们戎人!我们各部戎人服饰饮食(习俗)不与华夏相同,礼仪使者不相往来,言语不通,能做什么对贵国不利的坏事?不参加盟会的事务,我也不会惭愧。”

驹支说完,朗诵了一首《青蝇》诗:“营营青蝇,止于樊。岂弟君子,无信谗言。营营青蝇,止于棘。谗人罔极,交乱四国。营营青蝇,止于榛。谗人罔极,构我二人。”《青蝇》是先秦流传的一首劝戒当政者做恺悌君子别听信谗言的诗。针对范宣子强加于己的不实之词,驹支逐层辩驳,洗刷被泼在身上的污水,维护自己和部落的清白,最后又借诗比兴。驹支虽为戎族首领,但其语言艺术已经达到很高的水平,辩辞语气委婉而正气凛然,使范宣子不得不服。范宣子听罢,只好服输而待之以礼。

从驹支不屈于晋的对话中,可以看出,陆浑戎迁入中原还不到八十年,在中原文明的熏陶下,虽然可能依然保留着散发野祭、游牧生活的习俗,但其文化生活已与华夏民族充分融合,并且已发展到一定程度。这从2016年徐阳陆浑戎贵族墓的发掘情况中也得到了证实。


被晋灭国


随着楚国的日益强大,夹杂在晋楚之间原本依附于晋国的陆浑戎,迫于楚军兵锋只好臣服于楚国。但这样做虽然暂时避免了亡国,却也埋下了祸根:陆浑戎居于晋国和楚国之间的缓冲地带,一旦与楚国交往甚密,便对晋国形成威胁,晋国无法忍受。

公元前525年,晋国大臣荀吴开始征伐陆浑戎。为了掩盖真实作战意图,晋国采取了特别措施:晋顷公派大臣屠蒯赶赴洛邑,假意请求周景王允许晋国祭祀洛水和三涂山(在今嵩县),这两处祭祀点一北一南,正好对陆浑戎形成包抄之势。有大臣从屠蒯的言谈表情中看出,晋国的意图并非是祭祀,陆浑戎与楚国关系密切,应该是去讨伐陆浑戎,提醒周天子注意加强戒备。在取得周景王的同意后,晋军快速行动起来,九月二十四日,荀吴率军渡黄河南下,一路直奔陆浑戎边境。为了麻痹陆浑戎,荀吴让主管祭祀的人员按照当时的礼仪制度,像模像样地先用牲畜祭祀洛水。作为小国的陆浑戎,对晋军的真实意图一无所知。晋军突然发起攻击,于二十七日一举消灭陆浑戎,陆浑戎从此亡国。

陆浑戎亡国后,其君流亡至楚,余众逃奔周邑甘鹿(今河南伊川西北),被早有防备的周人俘获殆尽。晋军得胜而归,献俘于文公之庙。


历史意义


陆浑戎在伊洛河流域生存了110余年,春秋时期列国争霸的许多事件都与其密切相关。作为春秋时期内迁到华夏族居住区的一支重要的戎族部族,陆浑戎在中国历史上留下了浓重的一笔。其存在一定程度上同化了当地的华夏族群,在战争和文化交流中也促进了中原的民族融合,这种多文化间的交流是促成具有地方特色的华夏文化形成的重要力量。

陆浑戎活动的河洛地区,留下了很多具有鲜明的民族特色的物质和非物质文化遗存。嵩县周边保留着和陆浑戎有关的一些地名,如:陆浑城、陆浑关、陆浑县、陆浑山、陆浑岭、陆浑湖、陆浑镇等等,它们成为陆浑戎曾经存在于嵩县的历史印记。


编辑点评:
对《陆浑戎在嵩县》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