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长篇 > 第30章 《天鹅湖》

第30章 《天鹅湖》  作者:远遁

发表时间: 2020-09-16  分类:长篇  字数:6742  阅读: 34  评论:0条 推荐:0星

 

丽丽娅送给卓娅两张老剧院的门票,剧院演出的节目是芭蕾舞剧《天鹅湖》。卓娅邀请边成同她一起观看。边成知道俄罗斯的芭蕾舞在全世界首屈一指,当然是欣然应约而来。

边成在家精心打扮了一番:他将长发弄了几个卷,又用啫喱水固定了一下发型;将自己那套藏青色西服找了出来,配上白衬衫,又扎了条红领带。王明直吵着要同他一起去,边成说改日我再陪你去。王明直骂他重色轻友。

边成和卓娅在剧院门前碰了面。卓娅今天打扮得也特别漂亮:她穿着一条大红色的露背吊带连衣裙,将丰满的身体裹得凸凹毕现;白皙的臂膀将裙子衬托得更加明艳,修长的双腿蹬着一双宝石蓝色的高跟鞋,使身材显得更加窈窕。

二人排队进了剧院。他们的座位在二楼第十排,位置还是不错的。边成环视四周,只见剧院举架高大,天花板和墙壁装饰得简约而古朴。舞台上帘幕低垂,演奏乐队已经准备就绪。

二人在座位上坐好。边成望着卓娅,不由一笑。卓娅问他笑什么,边成说我不知道今天的白天鹅是不是像你这个形象。他的回答把卓娅也逗笑了。

十点钟演出准时开始。悠扬的交响乐开始演奏起来。前面的音乐节奏十分舒缓,然后逐渐加快,进而开始变得悠长,显得有些抑郁。随着大提琴的急促和鸣,帘幕轻轻拉起,衣着华丽的青年男女开始在舞台上翩翩起舞。

《天鹅湖》第一幕讲的是在美丽的王宫剧院里,王子齐格弗里德迎来了二十岁的生日。王子在随从的陪同下一起跳舞。母后来了,她告诉王子,明天你要在成人礼上挑选一名公主作为未婚妻,同时送给王子一把弓箭。王子想着即将告别自由的生活,心情很是郁闷。为了驱散王子心中的苦闷,随从们拿来酒水,人们高兴地跳起了华尔兹。这时,侏儒向王子献酒,王子举着酒杯来到神甫沃夫冈近前,看着他手上的《圣经》。沃夫冈向王子解说着什么,似乎是告诉他一些有关成年后需要注意的事。随后,少女们为王子戴上花冠。

王子有个好朋友名叫班诺,他与两位美丽的少女一起合舞。少女率先表演。她数次轻轻跃起,双足交换落地,不过,在她每次纵身起跳时,你很难根据她的身姿判断出这一次她的哪只脚将要着地。接下来,饰演班诺的男演员上场了,他的动作充分地展现了古典芭蕾舞“开”的模式,也就是躯体如肩、胸、胯、膝、踝的关节向外打开,特别是两脚外开一条线,形成180度,以此显示人体线条的修长,显示贵族气质,保持舞姿造型上的平衡,完成高难度技巧。此曲过后,接下来是沃夫冈酒醉起舞,侏儒表演大旋转,众人合演《干杯之舞》。《干杯之舞》这首舞曲的节奏感很强,少女们在马铃声音乐的伴奏下手扶裙边,轻舒玉腿,尽展曼妙舞姿。男演员们右手擎着明烛,左手挽着少女的纤腰,在结尾音的伴奏下陆续退到台后。

这时,舞台上只剩下王子一人。他左臂前举,眼望远方,那曲著名的《天鹅之歌》随即奏起。按照故事情节,一群天鹅飞过宫廷。王子想用弓箭射下天鹅,于是他追随着天鹅来到了湖边。水面映衬在朦胧暗淡的月光下,所以这里的音乐背景用的是小调式,由竖琴奏出,乐曲当中代表天鹅的主题则由双簧管演奏。这首曲子的音乐形象温柔而带有恳求的意蕴,幽雅而兼有凄切的气氛。天鹅是公主变的,因为公主中了魔王的魔法,所以她在白天一直以天鹅的形象出现,只是到了夜间,才又恢复人的样子。因此,剧中的天鹅完全是人性化的形象,充满了人的丰富情感。乐曲结尾天鹅主题由整个乐队奏出,显得极其宽广明朗,扣人心弦,有如一曲爱情的颂歌。

第二幕开始仍是重奏《天鹅之歌》,穿着一身蓝色衣服的魔王洛特巴尔特在乐曲的伴奏下登场,用舞蹈动作示意观众:公主奥杰塔是中了他的魔法才变成了白天鹅。凄恻动人的旋律,由双簧管在竖琴伴奏下吹出,然后移转到圆号上;最后,由木管乐器和弦乐器隔开两个八度强烈地齐奏,并渐渐消失。乐队演奏这个分曲时,舞台上是一片苍茫的夜色,一群天鹅浮游在湖上,领头的一只戴着花冠。 

接下来白天鹅上场。王子得知事情原委,爱上了公主。这一幕的慢板双人舞细腻地表达了白天鹅奥杰塔从恐惧、提防,逐渐到对王子的放心和信任,进而迸发爱情,以至热恋的过程。奥杰塔的独舞突出了她的悲剧色彩,她的舞姿越是优美柔弱,就越是凸现出她的孤独和动人。白天鹅刚一上场的动作既十分富于鸟类的形象,又充分地展现了古典芭蕾中“立”的审美模式,即直立式地立起脚尖,做各种舞姿造型。这类动作体现了欧洲人的传统思维模式,因为欧洲人自古以来就对天空充满了无限的向往。

下面一个分曲是《天鹅之舞》,由六首舞曲按回旋曲的原则构成。第一首《天鹅舞曲》再现了两次,整个分曲形成A-B-A-C-D-A的结构,最后是奔放活跃的尾声。《天鹅舞曲》是由全体舞蹈演员表演的圆舞曲,音乐清新欢畅,婉转流利,用单主题的三段式写成。《天鹅之舞》的第二曲是奥杰塔的独舞。小提琴和长笛先后奏出脉脉含情的旋律。第二段速度转快,很快进入高潮。全曲用二段式写成。《天鹅之舞》的第三曲是稍稍缩短了的《天鹅舞曲》,即第一曲的再现。 

下一分曲是另一个舞蹈场面。舞台上出现天鹅的行列,奥杰塔的同伴们登场。她们发现了王子,于是围拢过来保护奥杰塔。奥杰塔告诉她们:“他是善良的,你们走吧。”伴随着奥杰塔这个舞蹈动作的是双簧管的独奏。王子扔掉弓,向奥杰塔表白爱情,并告诉她说,他想杀死洛特巴尔特,使她获得自由。公主凄然地告诉他说,这是不可能的,除非有一个准备为她而死的人发誓始终不渝地爱她,才能破除妖术,使洛特巴尔特毁灭。王子欣然起誓,并要求奥杰塔参加第二天晚上的舞会,届时他将选她为新娘。但公主说,她要到午夜才能摆脱妖术去参加舞会,而那时舞会就已经结束了;她还警告王子,洛特巴尔特会用奸计破坏他的誓言。奥杰塔请她的同伴们跳舞娱乐王子。这时,刚才听到的双簧管主题改由长笛独奏。这段慢舞,是奥杰塔在王子的支持和同伴们的拱卫下表演完成的。 

第四曲是奥杰塔和王子的情节舞。这是个三段式的抒情场面,开头的引子是竖琴的华彩段;第一段是竖琴伴奏下的小提琴独奏;中段交替着木管乐器的快节奏,和独奏小提琴在弦乐器拨弦伴奏下展开主题的旋律;再现部由独奏大提琴和独奏小提琴互相呼应,并同时结合成为二重奏。女演员用一系列肢体动作模仿白天鹅:双臂像翅膀一样上下挥拍;白天鹅单腿站立,另一腿屈膝,脚尖稍触地面,头歪向一肩,双臂相连,反复做弯曲翅膀的动作。一腿弯曲又往后收缩,完全像飞禽一般,显得惊吓而又典雅。接下去双臂徐徐打开,深深吸气,在头的上空划个圆圈落下,在身前交叉。两臂稍稍屈肘,伸直手指,慢慢低头,重新抬起,突然颤抖一下,仿佛在抖落翅膀上的湖水。女演员在这套动作中充分展现了古典芭蕾中“绷”的审美模式,即舞者在舞蹈进行中,始终绷直腿部、脚部,造成人体线条的修长。这段双人舞充满了诗意和激情,如泣如诉,具有二重唱的性质。奥杰塔的孤独哀伤通过柔和弯曲的翅膀动作、安静沉思的阿拉贝斯克(独脚站立,手前伸,另一脚一手向后伸)来体现,脚尖轻触地面则显示了她敏感而丰富的内心。女演员多情的眼神和耳边哀怨委婉的音乐感染了边成,他不由自主地伸手握住了卓娅的手;卓娅心中一荡,动情地望着这位相知已久的男性,不由地将掌中边成的手握得更紧了。

第五曲是最为中国观众所熟悉的《四小天鹅舞曲》。边成记得,电视剧《西游记》中猪八戒的扮演者马德华有一年在中央电视台的《春节联欢晚会》上还挺着大肚子表演过这段舞蹈。马德华的舞姿虽然距离真正的芭蕾相去甚远,不过,这段音乐边成记忆十分深刻。乐曲开始,粗笨的大管吹着低沉而轻快的伴奏音型,接下来出现了交替使用断音和连音奏法的旋律。这里奏法的对比、节奏的对比加上木管乐器和中提琴上下呼应的音色对比,增添了乐曲幽默、诙谐的情趣,表现了类似儿童的天真活泼和调皮淘气的神态。小天鹅的舞姿相比音乐也不遑多让,尤其值得一提的是“击脚跳”和“轻步行进”的动作。所谓“击脚跳”,就是跳起后双脚互击数次;所谓“轻步行进”,就是前脚跟碰着后脚尖的行过动作。伴舞队跑开构成一个半圆圈,四小天鹅双臂相连放在身前,做出不大的打脚、小跳,然后像天鹅似地把头从这一肩转向那一肩,给人一种在水上漂游、戏水,时而凫水、时而露出水面的印象。最后,她们整齐地扬起手臂,立起脚尖,接着单腿跪地、双臂抱胸。这些动作维妙维肖地表现了小天鹅活泼可爱的形象。

天亮了。王子与公主依依惜别。公主送给王子白羽毛作为定情信物。第二幕至此结束。

坐倦了的观众纷纷起身到外面透口气,因为第三幕要二十分钟后才能上演。边成和卓娅二人谁也不主动离座。边成松开卓娅的手,将手搂在她的纤腰上。卓娅将头轻轻地靠在边成的肩头,发间的清香扰得边成心跳加速。

二人就这样静静地坐着,谁也不说话。边成用嘴衔住卓娅挡在脸上的发丝,轻轻地将其送至耳后,然后将卓娅的耳垂含在了口中。他只觉得卓娅的呼吸似乎在加促,白皙的腮边泛起了潮红。边成放开了卓娅的耳垂,双唇探索着向下移动,最后终于落在了卓娅的唇间。

卓娅积极地迎合着对方的请求。边成并没有过多地深入,也没有蜻蜓点水似地浅尝辄止,而是轻轻地衔住卓娅的舌尖在试探性地咬啮。卓娅伸出双手,搭住男友的颈项,似乎是想让他再深入一些。这时,第三幕在雄壮而激昂的乐曲的伴奏下拉启了。

在王子的生日典礼上,各路嘉宾纷纷上场,侏儒与一群姑娘最先起舞。这是一段复三部曲式。随后,六位着装相同的高贵少女分别与王子共舞,伴曲是采用复三部曲式表现主题音乐的新娘圆舞曲。六位少女体态相近,举止大方,舞姿华丽典雅。她们每人右手掌中都拿着纸扇,右臂的前举与左腿的后扬配合得丝丝入扣。王后将鲜花递给王子,示意让他献给爱慕的少女。可是王子心中只有奥杰塔一人,所以她遍视群芳,踌躇不定。

正在这时,舞台灯光骤然变暗,恶魔变成的使者带着奥杰塔模样的女儿来到城堡。这个奥杰塔的形象就是著名的“黑天鹅”。她同先前的白天鹅是同一演员扮演的,只是为了让观众分清二人而穿上了黑色的天鹅裙。恶魔带来了一批随从,扮作外国客人的模样,在恶魔斗篷的挥舞下开始表演各种民族风格的舞蹈。

第一曲是《西班牙舞曲》,由两对男女演员表演。四人服装各异:男的穿着宫廷爵士服,一人着深色,另一人着浅色;女的穿着天鹅绒连体长裙,同样是一人着深色,另一人着浅色,右手掌中都拿着绸扇。四人动作配合得十分协调:每对男女为一组,一起跳舞,动作却是按性别划一。音乐采用了典型的西班牙舞曲的节奏,节拍为三拍子,节奏强烈,气氛热烈,而且外加了西班牙舞曲内中常见的响板,使得该曲具有典型的波莱罗舞曲的特征。

第二曲是《拿波里舞曲》,也叫《那不勒斯舞曲》,是属于意大利风格的音乐。第一乐段先由小号吹奏出轻快活泼的那不勒斯小调,显得从容而惬意;第二乐段节奏比较急促,带有浓厚的意大利塔兰泰拉舞曲的音乐风格。这首舞曲自柴可夫斯基完成以来,一直是小号独奏乐曲的经典之作。

第三曲是《匈牙利舞曲》,配的是查尔达什舞。这曲音乐开始古朴凝重,低沉有力,继而欢快明朗,演员的动作也相应地由沉稳幽雅而转向轻盈欢快。

第四曲是《玛祖卡舞曲》,属波兰舞。这曲音乐开场高端大气,进而转向舒缓悠扬,由四对男女演员共舞,男演员还披着红袍,边成也不知道他们扮演的是什么身份。

接下来王子和黑天鹅上场共舞。相比于白天鹅,同一演员扮演的黑天鹅的脸上少了几分羞涩和哀怨,多了几分欢喜和奔放。这截然相反的两种心态的呈现也充分地展现了女主演的表演技巧。可惜的是,愚蠢的王子并没有发现这里面的“奥妙”。

这段舞蹈再次让观众看到了古典芭蕾中“直”的审美模式。黑天鹅在全套动作中身躯挺拔,无论舞蹈构图还是舞姿造型,多次保持直线运行,将人体构造之美表现得淋漓尽致。如果说先前的白天鹅是深居高阁的大家闺秀,那么此刻的黑天鹅则更像是穿越于丛林中的野姑娘,她更加贴近自然,更加充满活力。如果说先前白天鹅的白鹅裙同王子的白舞衣相谐统一的话,那么此刻黑天鹅的黑鹅裙则与王子的舞衣相得益彰,对比分明。

此时,布景上出现了白天鹅伤心起舞的镜头。她见王子被妖女蒙蔽,不由得伤心欲绝。

黑天鹅继续展现着她曼妙的舞姿。他多次主动靠近王子,振翅摇翎,频举纤足,将一个个绝美构图衔接得天衣无缝。由于多了几分自信,她的动作比白天鹅显得更加轻盈;又由于多了几分邪恶,他的舞姿比白天鹅显得更加地妩媚。最后,她左足单立,一口气完成三十二个挥鞭转,将整场演出推向了高潮。

王子将黑天鹅高高托起,二人通过眼神的交流互相传递了爱意。王子将黑天鹅带到母后面前,向她作了介绍。王后将鲜花递给王子,王子来到黑天鹅近前,单腿跪地,向她求婚。

这时,舞台灯光再次熄灭,布景上再次出现了白天鹅伤心而舞的画面。对应到故事情节中,则是王子看见了光顾城堡的白天鹅,进而意识到自己上了魔王和黑天鹅的当。全场一阵凌乱,王子顿时不知所措。第三幕至此结束。

第四幕又将观众带到了湖畔。如水的音乐将帷幕徐徐拉开,一群天鹅在湖畔翩翩起舞。轻松的音乐衬托了大自然的宁静与安详,姑娘们洁白的鹅裙与布景中天边的一抹粉红色晚霞相映成趣,而和谐的舞姿则为人们对人间之美增添了无限的向往。

群舞已毕,沉浸在无限痛苦之中的奥杰塔登上舞台。急促的步伐表现了她内心的慌乱,忧郁的面部表情让观众体味到了她的伤心和绝望。她屈下身来,双腿着地,用鸟类的动作诠释了人类的心理。王子为自己的行为懊悔不已,他追到天鹅湖畔,在鹅群中辨认出了奥杰塔,并向她说明了事情的原委。公主原谅了王子,二人再次起舞。

王子和公主虽然和好了,但是白天鹅依然表现得沉稳安详,不如黑天鹅那般热情大胆。她徘徊多于逢迎,迟疑多于果敢,总是羞羞怯怯,欲言又止,百分百阐释的是少女的含蓄之美。这时,《天鹅之歌》以急进速度再次响起,饰演魔王的演员挥舞着大袖走上舞台。王子与魔王展开决战,最终,正义战胜了邪恶。

王子扶起精疲力尽的公主,二人扶手相持,四目以对,然后,一起抬头望向远方。二人分开几秒后再次相向而行,热情地拥抱在了一起。全剧至此结束。全场响起一片热情而持久的掌声。


编辑点评:
对《第30章 《天鹅湖》》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