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长篇 > 第31章 爱情锁桥

第31章 爱情锁桥  作者:远遁

发表时间: 2020-09-17  分类:长篇  字数:3252  阅读: 18  评论:0条 推荐:0星

 

边成和卓娅手牵着手走出剧院。

卓娅以前也看过芭蕾舞剧《天鹅湖》,不过没有今天这家剧团演得精彩。柴可夫斯基的大师手笔,加上彼季帕和伊凡诺夫的精心编舞,终于造就了艺术史上的一出经典剧目。边成虽然对交响乐理解不深,不过,那诸般旋律各异的舞曲也令他如痴如醉,那充满异地风情的舞姿也令他心驰神摇。加上有卓娅在他身旁,握着她手的同时欣赏这醉人的艺术,真是酒不醉人人自醉。

“你不急着回去吧?”卓娅问边成。

“不。回去也没什么事。”边成说。

“那我带你去个地方。”

“好啊。”

二人漫步向托木河走去。秋日的天气阴晴不定,刚才明媚的阳光照在身上还令人感觉暖融融的,可转眼一片云彩遮住了阳光,一阵秋风吹过,竟让人顿生凉意。

卓娅不由得打了个喷嚏。边成见她穿得太少,赶忙脱下西服给她披上。卓娅说声“谢谢”,温柔地向他笑了笑。

二人来到托木河口,只见桥上结满了各式各样的爱情锁。这里面红色心形的锁为数居多,也不乏锈迹斑斑的老式铁锁、各种亮色的自行车锁、仿佛监狱镣铐的沉重大锁,还有汽车与房屋形状的花样锁,大概如今这个时代有房有车在全世界无论哪个地方都被认为是爱情细水长流的保障之一吧。

边成见这里最大的锁大概和三岁小孩等高,小锁成串成对地扣在大锁的锁柄上,在桥上形成了一道独特的风景线。他以前听说过,日本的后乐园、巴黎的塞纳河,都悬挂着这样的爱情锁。青年男女们为了使自己的爱情天长地久,都用此种仪式来为自己做一份寄托。

卓娅此时已从桥头的摊贩那里买来了一把粉色的铜锁,握在手中不说话。边成明白她的心意,伸手将锁从她的手中接过,来到一个大锁近前,将这把粉色的铜锁锁在了大锁的锁柄上。随后摘下钥匙,用力地将其丢到了河里。

卓娅高兴得将头埋在了边成的怀里,用手搂着他的腰,一句话也不说。边成将嘴凑到她的耳边,轻轻地说了声:“我爱你!”

“你为什么现在才对我说?”卓娅竟然用这句话接受了对方的表白。

“那我该为这迟到的表白向你道歉喽?”

“你无需道歉。其实,早在伊万诺夫卡小镇的商店前,我看你望着我的眼神,我就知道你喜欢我。”卓娅十分自信地说。

“如果说那时就喜欢你倒也谈不上,我是被你的美给惊呆了。”边成有些讨好地说。

“喜欢就说喜欢,什么叫被惊呆了?”卓娅开始撒起娇来。

“好,好,那时就喜欢。”边成一边讨饶,一边在卓娅的唇上轻轻吻了一下。

“你什么时候开始喜欢我的?”边成问卓娅。

“在伊万诺夫卡小镇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觉得好像以前在电视屏幕上见过你,可能是你长得像某个电影明星吧,”卓娅说,“不过,那时我心里并没有太多的想法。后来,在秋库耶夫卡的化验室又见到了你,本想要你的联系方式,可是你当时没有办电话卡。我想问你要电子邮箱,可是还没等我开口,你就急着同你的朋友走了。我想,我们以后再也不会见面了。可没想到,当我在饭店‘要饭’的时候,你竟然来到了托木斯克。”

提起卓娅饭店“要饭”这段往事,边成至今仍觉得好笑。他对卓娅说:“你扮演的老乞婆挺可爱呀!”

“不许笑我,”卓娅用拳朝着边成的前胸捶了一下,撒娇地说,“你第一次去饭店为什么不给我买煎牛排?害得我又等了那么多天。”

这已经是卓娅第二次问这个问题了。边成说:“我不是说过人分上、中、下三等吗?我只是个中等人。如果我是上等人,第一次就给你买牛排了。所以说,你现在喜欢的是一个并不那么完美的中等人。你可要考虑好哟!如果现在后悔,还来得及。你可以再去找一个上等人。”

卓娅一笑,应道:“我勉强收下你这个中等人吧!你知道我为什么决定要跟你好吗?因为你当时是在为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太太买牛排,而不是为了个年轻美貌的姑娘花钱。你付出的是同情心,而不是贪图美色。”

“你很美吗?”边成笑着问卓娅。

“我不美吗?”卓娅反问边成。

“你美!”边成又在卓娅的唇上吻了一下。

怀中拥着卓娅,边成忽然想起一件事,不由得笑了起来。卓娅问他笑什么,他就把小时从老苏联家的挂历上偷着将那只小白兔剪了下来,小白兔失去了绿草的衬托变得已经不漂亮了这件事说给了卓娅听。卓娅说你为什么不剪小女孩而要剪小白兔呢?边成说我知道有一天会抱着个大女孩,我还剪小女孩干嘛?卓娅说自己P图的技术还算不错,她要边成把那只小白兔给她,然后将自己小时的照片和那张小白兔拼在一起,再配上绿草地做背景,一定是一张不错的艺术品。边成连叫这个办法妙。

一阵秋风吹来,吹得桥上的锁相互撞击起来,宛如仙乐一般传到来至此处的情人们的耳中。卓娅不由得打了个冷颤,于是边成将她抱得更紧了。

“你喜欢白天鹅还是黑天鹅?”卓娅问边成。

“我喜欢白天鹅的纯洁,同时喜欢黑天鹅的热情。”边成说。

“你花心!”卓娅拧了边成一下。

“白天鹅同黑天鹅不是一个人扮演的吗?”边成辩解道。

“我是说如果有两只天鹅同时在你面前,一个纯洁,一个热情,你选哪一只?”卓娅意带双关地问。

边成想了一会,然后回答说:“我还是选白天鹅吧。”

“我喜欢作黑天鹅。”卓娅说。

二人拥抱在桥边,尽拣些没用的话来说。他们不停地亲吻,不停地探索着对方身上的秘密。不觉间,红日已徐徐坠入了西山。


编辑点评:
对《第31章 爱情锁桥》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