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长篇 > 第32章 夜宴

第32章 夜宴  作者:远遁

发表时间: 2020-09-17  分类:长篇  字数:4076  阅读: 16  评论:0条 推荐:0星

 

廖沙有一天打猎猎杀了两只黑琴鸡,给丑文会送了过来。丑文会最喜欢吃飞禽走兽,他教边成和叶池去菜市场多买点菜,因为明天叶池和王明就要回国了,等新材下来再回托木斯克。丑文会安排王明给廖沙打电话,要他晚上来参加宴会。同时,他要边成请卓娅也来,自己在微信中也邀请了尤丽娅。

叶池带着边成来到了经常光顾的那家肉铺。他们来这里也并不是因为这家的肉有多么特别,而是因为卖肉的女掌柜有手“手撕猪肉皮”的绝活。每次叶池他们选好了肉,女掌柜称完了份量,边成总会提出要求,要她将肉皮去掉。这时,这位女掌柜就会用手齐齐地将一张肉皮撕下,比用刀剃的还要整齐。

边成他们买了五斤牛肉、五斤猪肉,外加几样青菜,又买了两提啤酒,这才开车回家。

丑文会算了一下,晚上吃饭的总共七个人,怎么也得预备六道菜。四个人一齐下手,切肉的切肉,杀鸡的杀鸡,一直忙活到将近日落,终于做成了六道菜。

这时,邀请的三位客人也都来了。丑文会请廖沙坐在主位,卓娅坐在边成的身边,尤丽娅坐在丑文会的身边。叶池和王明忙着摆餐具、倒酒。

今晚的主打菜当然是黑琴鸡。由于这种珍禽丑文会他们不用说吃,以前连听说都未曾听说过。边成还是听廖沙说完它的俄文名字,然后查词典才知道这种鸟类的名字的。对食材不熟悉,那么应该怎么烹调也就没有把握。边成他们来时带的酱油被机场的安检人员给没收了,在托木斯克又没有买到中国酱油,所以今晚这黑琴鸡做得究竟味道如何,边成心里还真的没数。

其余的几道菜分别是蒜泥牛肉、松仁玉米、牛肉炖萝卜和老头鱼炖白菜,另外,王明还用玉米粒罐头和青豆拌了一盘沙拉。

众人落座已毕,丑文会先发表祝酒辞。他首先感谢廖沙给送来了野味,并祝双方在未来合作愉快;然后,他祝贺边成和卓娅牵手成功,并祝愿他们早成眷属;最后,他祝叶池和王明明日回国一路顺风。大家纷纷表示感谢,举杯共饮。

丑文会放下酒杯,先是尝了一口黑琴鸡。边成一直盯着丑文会的表情。只见他眉眼间渐露喜悦之色,边成就知道这道菜的味道不差。他也夹了一口,果然味道鲜美。尽管缺少调料,可是味道绝不输给国内的八珍和沟帮子。他忙用公共筷给卓娅夹了块鸡肉,卓娅尝后不住点头,问是谁做的。没等边成回答,王明抢着答道:“是我们的大厨舒拉做的。你嫁给他绝对不愁不胖。”卓娅说如果这样的话我还是不要嫁给他了。

尤丽娅和廖沙最喜欢吃的还是蒜泥牛肉。因为俄罗斯普通民众的生活水平不是很高,牛肉对于他们来说并不是大众食品。他们对味道鲜美的老头鱼炖白菜并不是十分喜爱,大概是觉得老头鱼去刺有些麻烦。

廖沙第二个举杯提祝酒辞。他说:“我们俄罗斯人非常好客。你们来到这里,就是我们尊贵的客人。如果有什么地方需要我们提供帮助的,一定不要客气。今天借此机会,我祝热尼亚(丑文会的俄文名)和舒拉在此收获美满的爱情。干杯!”

大家又是一饮而尽。

“听说你们中国人爱吃熊掌?” 廖沙问道。

丑文会说:“熊掌以前是王公贵族吃的菜,现在国家明令禁止吃野生动物。”

廖沙说:“我能够弄到熊掌,哪天拿来你们做呗?”

边成说:“那东西我们还真的不会做。听说有不少中国人在俄罗斯弄到熊掌,可是不知道正确的烹调方法,后来只得按吃猪手的方法将熊掌吃了,确实有些暴殄天物。”

王明用不大熟练的俄语向卓娅敬酒,他说舒拉都有女朋友了,自己还单着呢,所以他要求卓娅一定要为自己物色一个俄罗斯的女朋友。卓娅问王明想找什么样的姑娘。王明说必须得比你漂亮,不然我在舒拉面前没面子。边成说你到哪儿去找比卓娅漂亮的去。卓娅说边成喝醉了,一点也不知道谦虚。

尤丽娅的电话响了,是她在工厂做活的同事娜塔莎打来的。娜塔莎有两个小孩,丈夫离家出走两年多了,没有音讯。她时而会同尤丽娅一起喝酒或者散步,今天打电话就是约她到公园散步的。

丑文会让尤丽娅将娜塔莎叫到自己这里,同大家一起乐呵乐呵。尤丽娅一想这样也好,于是她把丑文会的地址告诉了娜塔莎,邀请她来认识几位朋友。

不一会儿,娜塔莎到了。她要比尤丽娅年轻,身材和相貌也比尤丽娅好得多:细腰,长腿,短发,高鼻梁。尤丽娅将在座的各位分别向娜塔莎作了介绍,大家相互问好。

娜塔莎坐在了尤丽娅身旁。丑文会为她满上了酒,并邀请她经常来这里作客。娜塔莎表示感谢,将这杯酒一饮而尽。酒桌上添了一人,干杯的次数自然也就多了,话题也增添了不少,气氛渐渐地热烈起来。

廖沙大约喝了半斤白酒的时候,他的手机铃响了。原来是他的老婆丹妮娅催他回家。丹妮娅是托木斯克一家储蓄银行的营业部主任,比廖莎大五六岁。廖莎没有什么正经工作,又是从外地后来这里的,所以在家里的地位也就可想而知。他起身告辞,说自己家里还有点事,改日再和大家欢聚。丑文会说他是爱家的模范,并号召大家向他学习。

送走了廖沙,大家继续推杯换盏。丑文会此时已有三分醉意,他总是频繁地隔着尤丽娅给娜塔莎倒酒,并递出缕缕好色的目光。尤丽娅早将这一切看在眼里,她佯装不觉,一边抽着烟,一边在那儿微笑。

卓娅利用边成去洗手间的工夫离开了席前,跟上他,将P好的那张照片拿了出来。边成一见这张照片同小时在老苏联家见到的那张几乎一样,只是上面的小女孩脸儿小一些,头发没有那么多的卷儿。他朝着照片上的小女孩亲了一下,卓娅也亲了边成一下。

忽听厨房那边有酒杯落地的声音,原来是丑文会不小心碰掉了尤丽娅的酒杯。边成回来忙将地上脏处收拾好,重新将杯洗了,再给尤丽娅满上酒。尤丽娅十余杯啤酒过后,脸上颜色丝毫未变,举止言谈一如刚上桌时,边成不由暗赞俄罗斯妇女的酒量。

卓娅喝酒有些上脸,她白皙的脸颊经酒精这么一催红,真的是比世界上任何一款胭脂都要好看。虽说酒精能够使人乱性,可却也为部分女人增添了一抹靓色,让她们变得娇艳欲滴。边成不由看得呆了。王明用拳一敲他的大腿,问道:“喂,你看什么呢?”

边成脸一红,连忙给王明满上酒,并问他回国后有什么打算。王明用俄语对边成说,回国期间如果公司不计工资的话,那么他打算换一份工作,因为这里的局势也不大好,来了这么长时间工作也没什么眉目。

边成同意王明的看法。他对公司的现状也有些担忧。不过,现在他同卓娅正处在热恋之中,如果公司那边不说什么,他怎么也不会考虑换工作的事。

卓娅不胜酒力,她要边成送自己回家。边成向丑文会打了招呼。丑文会点了点头,也顾不上起身送卓娅,只是一个劲地给娜塔莎满酒添菜。这时,桌上的酒已经喝光了。丑文会要王明和叶池再出去买点酒。

买酒的、回家的、送客的这么一走,屋中只剩下了二女一男。丑文会用微信同尤丽娅交流毕竟费力,况且他现在也不大喜爱同她交流。刚开始在一起时图个新鲜,时间一长,丑文会既嫌她胖,又嫌她老。今日见娜塔莎年轻貌美,细腰削肩,遂将一颗心都移到了娜塔莎身上。怎奈娜塔莎不用微信,两个翻译又都走了,交流起来实有不便。他本想将王明留下,可是深更半夜的,叶池一个人出去他又有些不放心。

好不容易等到叶池和王明回来了。他们又买了一提啤酒。叶池明天回国,今晚累了,所以提前离席收拾休息了。娜塔莎家里孩子小,看看时间已晚,所以也提出告辞。王明半醉不醒地为丑文会和尤丽娅翻译。丑文会晕晕乎乎地也不知道王明说些什么,索性打发他休息去了。王明巴不得老板说这句话,于是也回屋收拾东西,准备明天回国。

也不知丑文会和尤丽娅又喝了多少。等到边成从卓娅家返回来的时候,只见厨房一片狼藉,一个人也没有。边成也累了,他简单洗漱一番,躺下就睡着了。

旅居海外的华人,有时就是这样送走夜晚的。


编辑点评:
对《第32章 夜宴》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