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人物传记 > 一代名师龚仲德

一代名师龚仲德  作者:周明海

发表时间: 2021-06-11  分类:人物传记  字数:8862  阅读: 613  评论:0条 推荐:4星

一代名师龚仲德
 



编者按:一位早期革命者,他的战友、同事、部下,建国后,多数成了省部级干部,而他却流落到嵩县,成为一代名师,他就是嵩县第一高中第一代名师龚仲德,在建党100周年之际,根据有关资料,特写出“一代名师龚仲德”一文,以此纪念逝去的龚老先生。



龚仲德,原名龚允恭,福建省闽侯人,1917年出生于福州市西门街,中共早期党员,嵩县一中首任教导主任,是嵩县屈指可数、社会各界公认的名师。与其同时参加革命的战友、同事、部下,建国后担任省部级干部的有:刘墉如(成成中学校长),国务院机关事务管理局长、财政部副部长;杜心源(成成中学教导主任、语文老师、班主任),四川省委书记;焦国鼐(成成中学训育主任),山西省副榫氫徊寰�.png省长;阎秀峰(阎伟、同班同学),四川省委副书记、中央西南局书记处书记;张永青(张积玉、同班同学),西南师范学院党委书记兼院长;胞兄龚允济(龚子荣),中组部副部长、国务院副秘书长、中央办公厅副主任、中共广东省委书记;王孝慈(狱友),北京铁道学院党委书记兼院长、甘肃省副省长;张建古(狱友),山西省委统战部部长、山西省政协副主席;马隆兴(马龙、同事),东海舰队司令员,少将军衔,中共十大代表;朱辉照,解放军第三军政委、军委民航局局长,中将军衔,中共七大代表;张化东(同事),国家商检局局长、国家对外贸易部部长。


革命先锋


龚仲德出生于一个世代传承的书香之家,其祖父是清朝外交部的英语翻译官,其父善交际,通英语,清末民初受洋人之聘,一直从事翻译工作。龚幼时丧母,父亲继娶,其父不忍两子在家中因继母而受制,乘1928年由云南调山西盐务稽查局履职之机,遂将年幼的龚允恭与哥哥龚允济(即龚子荣)一起带到山西雁北的岱岳(即现在的山阴县城),因当地没有理想的学校,特将兄弟俩送到忻县第一高等小学就读,与霍士廉(原陕西省委书记、山西省委第一书记、农业部部长)为同窗。

1931年5月毕业后,兄弟俩以优异成绩同时考入太原成成中学。当时的成成中学是太原革命运动的一个重要阵地,从校长到教务、训导主任均为中共地下党员,是当时省城唯一由中共地下党组织掌握领导权的学校。在这所革命的摇篮里,龚氏兄弟在刻苦学习的同时,接受革命启蒙教育。1933年下学期,龚由教务主任兼国文教员杜心源介绍,参与中共外围群众组织——山西社会科学联盟,被推选为执行委员,成为三个负责人之一,在参加校外读书会期间,被社联总支负责人李授卿介绍加入共青团,期间,多次聆听北方局组织部长林枫等领导同志的教悔。当年成成中学训育主任、后来的山西省副省长焦国鼐曾评论“社联”说:“这些组织中的骨干分子有阎伟(阎秀峰)、龚允济(龚子荣)、龚允恭(龚仲德)、张积玉(张永青)等,他们团结引导同学,通过学术团体研究社会科学,举办墙报,创办刊物,或到街头张贴传单宣传抗日,这就形成了一股人数虽少影响甚大的政治力量。”

1934年4月30日夜,龚仲德因上街张贴“五一”抗日传单,与其兄龚子荣、阎伟(即阎秀峰)、王龙等一起被阎锡山当局抓捕,被关入山西省地方法院看守所。在狱中他们受尽酷刑,坚贞不屈,拒不认罪,与牢警和个别叛徒进行了不屈的斗争,被判处三年徒刑。1935年10月底,从警察局被转押山西省反省院。根据狱中表现,1936年4月在狱中,经地下党组织考验,由阎春荣(狱中秘密党支部书记)介绍,龚由共青团员转为中共党员。

1936年底,彭雪枫、薄一波等先后来到大同,代表中共中央与阎锡山谈判,要求释放政治犯,建立抗日民族统一战线。1937年4月,龚仲德等政治犯通过绝食斗争,要求到抗日前线与日军作战,迫使阎锡山当局无条件释放。5月初出狱,参加阎锡山举办的训导院,有幸与共产党高级干部王若飞(当时化名黄敬斋)相处三个月,受到王赞赏。训导院结束,被组织推荐到太原参加山西工委举办的党训班,亲耳聆听了刘少奇主主讲的抗日战争中党的十大钢领及各种政策,周恩来、杨尚昆、彭雪峰、邓小平等人授课,党训班结束,到大同大青山地区参加牺盟会,向官兵宣讲抗战守土职责,发动群众,参加牺盟会及游击队,打击日本侵略者。由于龚在工作中表现出色,被派往延安前沿门户静乐县开辟工作,后被组织送往延安抗大短期学习,期间担任先锋队长。

 1937年9月初,龚被派到静乐县开展建党和抗日发动工作,担任中共领导的山西静乐县动委(战地动员委员会)宣传部长,负责宣传发动群众参加抗日、发动青年参加八路军、统筹部队给养粮草等工作,深得北方局领导关向应和省委书记赵林(建国后曾任中共山东省委书记(常务)、山东省人大常委会主任等职)的赏识。

10月初, 参与李蔚然一起筹建中共静乐县委,与县委书记马隆兴、组织部长朱辉照(马隆兴和朱辉照都是一二o师军事干部)、宣传部长李蔚然同志组成县委班子,创建了静乐地下党组织,是静乐县党组织的创始人之一,龚任中共静乐县委统战部长。

11月,发展第一批党员,发展对象大体在动委会、牺盟会、游击队、抗日群众团体等组织内,通过这些组织渠道来提名、考察、讨论。办法是:李蔚然提动委会的名单,龚允恭(龚仲德)提牺盟会的名单,朱辉照提部队的名单,然后将这些名单统一提交马隆兴同志,由他对被提名者个别谈话、个别吸收。为了保证党组织的纯洁与安全,党员都在牺盟会、动委会挂名,且互不发生联系。经龚允恭提名的牺盟会党员有时曙明、孙竹生、李春生、李春芳、李国珍等,到1938年春天,静乐县全县农村党支部发展到21个,发展党员1029人(选自静乐县文史资料第十五辑)。他以自己出色的工作能力,为团结武泽霖等地方士绅、赵承绶等阎军上层军官共同抗日,做了大量卓有成效的工作,为我军主力征集兵员、统筹部队粮草供给贡献了力量,使得静乐县抗战初期工作搞得如火如荼,

1937骞存椂鐨勯練浠插痉.png

得到一二o师贺龙、关向应首长和晋西北区党委的肯定和赏识。一次关向应同志在省委书记赵林陪同下到静乐检查工作,专门召见龚,十分赞誉他在狱中坚贞不屈的斗争精神和灵活机智的斗争策略,肯定了他在静乐工作所表现出的能力,点名让龚陪他到娄烦地区指导工作,有意调他到身边做秘书。

1938年初,第一任牺盟会特派员郭维屏同志调离,龚接任,成为牺盟会第二任特派员(相当于县长)。之前,曾在牺盟总会特派员训练班学习,特派员学习结业下派各县之前,牺盟总会发给每个特派员一张小卡片,卡片写有阎锡山代号与化名,要求如遇特别重大事项,可与阎锡山本人直接联系,可以揭发控告山西任何人,这是阎锡山授予特派员的“尚方宝剑”,也是阎锡山整顿吏治,治理山西官场恶习,革新山西新政的独有举措。时,太原、忻州相继失陷,群众怕鬼子打来而胆战心惊,混乱一片,县委决定龚兼任县“动委”(第二战区民族革命战争战地总动员委员会)宣传部长,对广大群众开展抗日宣传教育工作。时任动委会宣传部副部长的谢文华(曾任黑龙江省卫生厅长,离休后享受副省级待遇),在后来的回忆录中,提到她在宣传部长龚允恭的领导下,工作得十分愉快,很有成效。1939年12月,“晋西事变”也称“十二月事变”发生,龚组织反击阎锡山的反革命事变。

由于龚在成成中学的革命活动,屡遭阎锡山当局追捕,活动一直被反动警察部门所注意。1939年底的一天,当他在娄烦一带忙于抗日救亡工作,外出回到住地后,看到有武秀英(静乐县游击队指导员)和警卫员留下要他紧急转移的纸条,于是急于上街接头,不幸被巡警抓捕,送往山西劳动集中营。同时被抓的还有嵩县陶村青年李孝白,在狱中两人结为狱友。两年后因无证据,当局以无业人员将他们释放。


教书生涯


1943年,龚仲德出狱后,面对国民党白色恐怖,在形势严酷、行动受到严密监控的情况下,曾冒着再次被捕的危险,多次寻找党的组织和战友未果,在与组织及兄长龚子荣失去联系的情况下,无奈与狱友李孝白开始流浪,后漂泊辗转到李的家乡嵩县,以教书维持生计。李孝白,嵩县城关镇陶村人,因不满家庭包办婚姻,为逃婚流浪到了静乐,在街上与龚一同被抓。出狱后,李始终也不知龚的身份,更不知道龚在找组织,只知道龚也是外地来山西静乐谋生,就劝说一同离开静乐来嵩县。1944年初夏,龚为寻安身处和生计,便和李孝白流浪至嵩县李家隐居。几日后,经商山庙完小校长于方策(又名于采藻,河南大学毕业,今嵩县陆浑镇古路壕人)介绍,到今大坪乡教学栖身,教六年级国语。1946年,到嵩县庆安寺(即赵村)普通补习中学教书,主讲古典文学,选讲古文观止,并串讲一些抗战打鬼子的故事。在大坪教书期间,曾多次闻讯曾经的战友在嵩县邻近县活动,试图联络,均因消息滞后而痛失良机。由于种种原因,如语言不通、交通不便,信息闭塞,加之嵩县仍在白色统治之下等原因,多次寻找组织未果。他辗转在赵村、枣园等地教学,教书名气渐大,许多远近的老百姓找上门,把孩子送给他当学生,四川省高级人民法院党组书记、院长、四川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竹园村人任凌云就是此时跟随先生学习的。

1947年,嵩县解放,嵩县政治部(后改嵩县县委),指定县委秘书梁贯初负责恢复嵩县一中筹备工作,梁得知龚学识才华后,委以筹备重任。由于龚曾是新文化思潮和党熏陶具有进步思想的青年,他看到当时振兴嵩县教育,自己也有一份责任,就愉快地接受参加嵩县一中的筹办任务。1948年冬,经源赵区区长李洁生(曾任河南省交通厅副厅长、享受副省级医疗待遇)推荐,他代表嵩县去鲁山参加教育行政干部培训班学习。解放初期,土匪横行,拦路抢劫、杀人时有发生,他冒着生命危险,在寒冬腊月徒步翻山越岭到鲁山学习,凭着对嵩县人民的热爱,圆满地完成了任务,后被任命为嵩县一中教导主任。校长由县政府教育科长梁贯初兼任,主持校务的副校长李警堂已年届古稀,繁重的校务工作落在了龚的肩上。由于他出色的教学能力和校务组织能力,后来筹划设立高中部的工作,就有他负责。由于他细致扎实的工作作风,使全校的教学工作顺利稳妥地运转,深得县政府和老校长李警堂及全校师生的佩服和赞扬。期间,昔日的战友多成为高级干部,数次与其联系,欲将其调走,充实重要岗位,洛阳地区教育学院也要求他到那里工作,龚怀着对嵩县人民的一颗赤子之心,放弃优厚的环境及待遇,没有离开他心爱的嵩县。

1957年,龚被错打成“右派”,遭到无情批判;“文革”中,哥哥和杨尚昆一起被打成叛徒;老师杜心源、阎秀峰(阎伟)、张永青(张积玉)、西盟会战友米建书(著名电影导演朱家山父亲)在四川被打倒;狱中难友侯富山在广州遭受迫害;有的被逼失去性命;“牺盟会”诸多当年在根据地、白区、敌后的战友,相继受到冲击。期间他不畏淫威,坚持原则,对来自全国各地的外调人员,实事求是的出具书证,保护了曾经一起战斗的同志和战友。外调来的多,大家才知道当年他曾坐阎锡山的牢狱多年,在抗日战争时冲锋陷阵的革命经历。正因此,他自然首当其冲成为大“右派”“走资派”,成为“五七”大学的大羊倌、苗圃的园丁。一次因不领会“领导”指示,被“造反”分子关押并殴打,事后他对家人说,我从中学参加革命至今,从没有做对不起党的任何事情,因而我不会自杀,若一天有人说我自杀了,那是谋杀。我有生之年没有机会向党说清楚,你们要向党说清楚。1975年,老先生病入膏肓,思维混乱,精神极为不济,北京外调组又一次要求他写出证明材料,留下了珍贵的历史资料。龚虽然早已沦为平民,但他仍然关注党和国家大事。弥留之际,家人和同事问有何嘱咐时,言语困难的他写下了:“死去原知万事空,但悲不见九州同。我军南定台湾日,家祭勿忘告乃翁”,写完未几,溘然长逝,走完了他坎坷曲折的一生,享年58岁。

龚去世后,安葬于他钟爱并付出心血的一中后山坡上,和信任支持他的老校长李警堂并排安葬。1979年,定居偃师的二女儿,将他从嵩县一中的后山坡迁葬偃师。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后,全国冤假错案多被平反,因种种原因,龚的问题在嵩县一直不能解决,后经河南省委书记乔明甫及洛阳地委书记马奔多次过问,嵩县县委才于1981年10月19日作出结论:“文化大革命中强加给龚仲德同志的‘叛徒’等一切不实之词,一律推到,予以平反昭雪”。


多才多艺


1966年,龚被迫离开了他钟爱的教育事业。但在全县培训基层教师时,仍然要龚出来参与组织培训;批林批孔时,对什么是儒家、法家等问题,也要他出来讲解,龚也欣然接受。他精湛的讲解教学艺术,给基层的老师留下深刻印象。龚的语文课,讲的深入浅出,生动流畅,娓娓释惑,精彩异常,讲课结束,听者思绪还沉浸在内容中不愿下课,是闻名嵩县的名师。1956年工资改革中,龚被评为全县唯一的一个“中教四级”教师。

龚仲德,外貌上是一位形象稳重,身材瘦削,近乎斯文的样子。但让人惊讶的是会武术,且飞腿功力极强。一次与同事戏闹中,对方却总也抓不住他的手,还被摔倒,大家才知他会武功。经黄伯仁等同事再三要求,他们找了一个小麦地的垄上,表演了一套飞腿拳术,那功夫直让在场的几位老师和学生看的目瞪口呆,觉得两三个人和他动手脚,绝不是对手。原来,他的武功是在中学放假期间,和哥哥一同到五台山学的,同时在五台山哥哥学会了二胡,他学会了吹竹笛,抗战中都发挥了很大作用。

龚多才多艺,钟爱京剧,且唱得是有板有眼。文革中,一次,龚听到《沙家滨》中郭建光的唱段《朝霞映在阳澄湖上》,听过一遍之后,竟然能维妙维肖地唱将起来:


    朝霞映在阳澄湖上,

    芦花放稻谷香岸柳成行。

    全凭着劳动人民一双手,

    画出了锦绣江南鱼米乡。

    祖国的好山河寸土不让,

    岂容日寇逞凶狂!

    战斗负伤离战场,

    养伤来在沙家浜。

    半月来思念战友与首长,

    也不知转移在何方。

    军民们准备反“扫荡”,

    何日里奋臂挥刀斩豺狼?!

    伤员们日夜盼望身健壮,

    为的是早早回前方!          


“也不知转移在何方”,这句唱词触动了他!他为找转移的同志时,第二次被捕与组织失去联系而流浪到嵩县。

龚仲德,笛子吹得是清脆悠扬,吹时,委婉、磨难、痛苦、奔放之情都在笛声中,当年全国掀起歌颂学习英雄欧阳海高潮,他自创自演的《欧阳海颂》笛曲,把歌颂欧阳海的嵩县宣传大会推向高潮。龚仲德,英语说的流利、标准、流畅,钢笔字写的萧洒、清澈、飘逸。“文革”期间,他已经不能教英语课了,但仍有不少学生找上门拜学。


同事评说


龚仲德,20世纪30年代,就崇尚进步,投身爱国学生运动中,是一位党的宣传活动者,影响力很强的共青团员,是党的外围组织的骨干分子。被捕后在国民党监狱中,经过党组织长期考验转为中共党员,有幸和王若飞(时化名黄敬斋)李楚离、乔明甫等党的几十位杰出党员成为难友。1937年,得到东渡抗日的红军主要将领关向应赞赏。1980年,原中共中央组治部副部长、时任中共河南省委书记乔明甫同志,在省委第二招待所和段君毅(时任中共河南省委第一书记、省革委会主任)、龚子荣等人,一起回忆“牺盟会”的老战友龚仲德时说:“允恭同志不愧为关向应同志的门生,多才多艺。他立场坚定,执行力强。在静乐时干的很出色,开拓性地开展党的宣传、抗日工作,尤其是任特派员时,为一二o师扩员是有功劳的”。说到他的去世,乔明甫眼圈红红地说:“太年轻了,去世的太早了……”,龚子荣更是流着眼泪说,自小和弟相依为命…… 并失声痛哭,自责自己。

1979年迁葬于偃师时,时任偃师县委书记的晋籍老同志宋福根动情地对地委书记马奔说:“早就知道龚允恭同志的事迹,当年成成中学的“两龚”之一,闹革命被捕轰动太原……他晚年如此凄惨可真没想到。可惜啊,不然的话,他能为革命事业做出更大贡献。他干一行、爱一行、专一行,不仅是一位多才多艺的老师,更是一个坚定的革命者。

嵩县一中老教师段曙光等回忆起龚仲德先生,大家认为:先生为人精干,办事干练,知识广泛、渊博,做人谦恭有礼,堪为师表;多才多艺,唱京剧有板有眼,吹笛子清脆悠扬,一口标准流畅的英语,钢笔书法潇洒飘逸,是个难得的人才。

龚仲德英年早逝,是嵩县教育界的一大损失。先生的一生是坎坷曲折的,从轰轰烈烈的革命先锋,到流落嵩县大山中,成为一名默默无闻的穷教师,生活跌宕起伏,受尽了磨难。到嵩县后,龚与今陆浑镇古路壕村一张姓女子成婚,育有五个子女,由于个人在历次政治运动中屡次受到冲击,子女也受到牵连,加之对于子女要求严格,不会走歪门邪道,更没有利用兄长是高官,为自己及家人谋取利益,后人都是普通劳动者。身居百官之首的龚子荣,也没有为侄辈安排一官半职,让后辈荣华富贵,龚仲德四女儿结婚时,女儿到北京看望已为中共中央组织部副部长的伯父,龚见到侄女后,十分高兴,一再教育侄女好好工作,报答国家,没有给与任何嫁妆,走时送毛选一套。


(本文根据山西省静乐县文史——首任统战部长龚允恭及陈松涛先生提供资料编写)


编辑点评:
对《一代名师龚仲德》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